當坎道爾正一個頭兩個大的阻止店外的群毆事件,此時子揚和以前的老同學聊得正歡

大家都變的好多...完全沒有早期時候的青澀模樣,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股成熟的韻味,大家好歹也都25左右,這氣氛是經過時間的流逝慢慢培養出來的

「不過完全沒變的應該就算陳子揚了吧?」旁邊一人讚嘆說道:「小朋友,這裡必須年滿18歲才能進來喔。」

「哪有!虧我還特地做這樣正常的打扮...」子揚拉拉自己的襯衫,有些不明究理:「這樣還是太年輕了?」

一旁幾位女生馬上衝上前去,將子揚左右邊都站滿:「不會不會,你這樣穿就好~」

「你看你看,那些肉食女...我們這裡也有很多好男人啊!」

「少來,你已經結婚了,你也有女朋友了,我們是為你們好,不讓你們出軌耶。」

大家如此親暱的說笑,著時讓子揚有些不自在,他在山上待了多年,也沒想過要打電話和老朋友聊點什麼,漸漸的就與大家脫節

不過他倒是很訝異他們班上還有很多女生還沒有結交男朋友或嫁出去...

「說到這裡,子揚你有沒有女朋友?還是已經訂婚或結婚?」有些女生甚至大膽的問,旁邊一群人鼓譟著

子揚記得他們班是升學班阿,大家乖的跟小貓一樣,什麼時候變的這麼三八又聒噪了?

看來還是不能下山,子揚怕自己會變成沒氣質又愛八卦的歐吉桑,繼續在山上當神仙也好,山下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這樣的把小貓改造成老虎?

「是都沒有啦,要跟我的女生必須待在這種鳥不生蛋沒百貨公司的地方,誰還願意跟我阿。」

「住山上也挺好阿,開銷都降低了,可以清淨自己的欲望。」

看著周圍的女生一直靠過來,子揚有些害怕,連這樣講都抵擋不了肉食女的進攻,正想要找個理由退卻,身邊手臂被人家拉了一下
「子揚,真巧,遇見你了!」

是德瑞肯,手上還拿著酒杯,藉著要遞酒給他將他拉出了肉食動物......女生群,他對那些女生笑著說:「你們都是子揚的朋友啊?」

女生們被德瑞肯這樣一笑個個花心大開,馬上轉移目標,可見魔族的吸引力多麼強......

他馬上就加入八卦一族,跟大家一起熟識一番:「子揚在班上都是什麼模樣阿?」

「喂...別這樣啦......」子揚有些害臊,一旁的人完全不給面子劈哩啪啦說了一堆:「老師的寵兒,愛在大人前面搖尾巴啦。」

「不過要鬧的時候道是會一起鬧,像上次那個集體酗酒,多虧子揚才擺平沒記過~」

「和隔壁班的班導槓上了,騷擾老師的生活,但是對方也找不到證據抓他。」

「還有......」

「那個事件也是他......」

看來子揚憑著年少輕狂做過不少事,大家越講越酣,甚至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在高三下的時候好像被一個女孩子給劈了,然後......」

講道一半那人才發現失言,大家一其回頭看子揚,子揚早以鐵青著臉,笑容掛在臉上時分僵硬無比

「你們繼續喝,我不打擾了。」

子揚見大家看他的眼神十分尷尬與內疚,自己先自動離席避免造成周圍氣氛降低

子揚一離席全班馬上圍住那個失言的人,開始圍毆

「對不起啦~~~~」

德瑞肯沒有一起鬧,他跟在子揚身後來到陽台上,之間有厚重的玻璃門擋著,剛好可以將室內嘈雜的音樂隔絕在內,與室外蟲鳴鳥叫的安逸氣氛形成對比

子揚見到德瑞肯,似乎又想起晚餐時分他發狂的模樣,連連後退,德瑞肯有些好氣又好笑:「那是我的不對,請原諒我...我不會再失控了......」

坎道爾曾說過普通人看到裝扮過後的妖魔都人模人樣,但此時在子揚眼裡德瑞肯卻是個渾身都是鱗片、長了條尾巴的蜥蜴怪人,是誰看了都很害怕吧?

德瑞肯循著子揚的視線看向自己身後,感到莞爾:「這樣的裝扮還是被你看清了?」

他稍微一使力,這次就真正的變成普通人的樣子,只是那蜥蜴眼始終無法隱藏起

「剛剛只用了不到一半的力氣去做掩飾,現在好多了吧?」

「是好多了...」

德瑞肯和子揚一起靠在陽台上,但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距哩,德瑞肯不想讓子揚擔心受怕,雖然人類外表十分粗曠豪邁,卻有著和坎道爾不一樣的溫柔

「他們剛剛說的......」

「哼!只不過是陳年往事罷了。」子揚笑著帶過去,將手中的酒稍微沾了一下

「女孩劈腿,男孩心碎,默許她尋找下一個幸福,老掉牙結局。」

「結局是她回來找你,還是她和他走了?」

子揚看向德瑞肯,一臉的警戒,德瑞肯只是聳聳肩:「說出來,比較輕鬆。」

「是阿,每個豬朋狗友都這樣說,反正總是會拿來當做下酒菜做消遣。」

所以他才討厭別人這樣踏入自己的私人領域

這樣奇怪的氣氛一直持續著,耐不住壓力的子揚這時咳了幾聲找別的話題:「這次怎麼會上山來玩?現在又不是旅遊季節?」

「純粹來這裡辦點事。」德瑞肯笑答,不同於坎道爾的深沉,是一種清爽的微笑

「你應該聽他說過吧?這裡即將成為魔族的聚集地,我和我爺爺只是來看看進度如何。」

「這樣好嗎?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我。」

「沒關係,因為你也有一半是屬於"這裡"的。」

不知何時德瑞肯和子揚之間的距離迅速縮短,他伸手撫向子揚的頭髮嗅了嗅:「這是種名叫"依蘭"的植物香氣,依蘭也是魔族,是被男人拋棄的女人誓死復仇而幻化成的植物妖怪,憑著天生散發出的香氣引誘不同種族的異性。」

聽到這裡,子揚用力的甩開德瑞肯,生氣的說:「我是人類!」

「你的體內有妖怪的血,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你說的什麼香氣,我怎麼都沒聞到?」

「自己是聞不到自身的體味,難道你都沒注意到嗎?」德瑞肯從陽台旁的盆栽摘下一枝小樹枝,將樹枝硬塞進子揚的手裡:「你生活在山中這麼多年,難道都沒有發現?這座山上所有的植物都在貪戀你的氣味阿。」

樹枝拿在子揚手裡一點變化都沒有,就這樣靜靜的躺在他手中,因為德瑞肯講的認真子揚才看著樹枝,發現一點變都沒有,他露出朝笑般的神情把樹枝丟回德瑞肯身邊

「是喔,真好笑。」

子揚不管德瑞肯直接回到夜店裡,德瑞肯伸手撿起被丟棄的樹枝,他像是在對待重要的東西把樹枝輕輕的插在一旁空的盆栽上,不一會兒樹枝迅速伸長茁壯,馬上長滿了茂密的樹葉,枝枒甚至還會微微地抽動,碰了碰德瑞肯的手

「對自己與生俱來的能力視而不見,可是會惹上一連串的麻煩阿......」

  

 

子揚回到夜店裡,想要繼續和朋友們鬧好忘掉剛才的不愉快,回到剛才的位置卻沒有看見那一夥人

夜店裡的氣氛不太對

節奏重的電音舞曲不停鼓動、霓虹燈挑逗人般的閃呀閃,什麼都有,就是沒有人的身影。

位於夜店的另一頭,倒是有一群人聚在一起,但他們都像德瑞肯一樣有尾巴和鱗片,子揚也不敢上前詢問,但仔細一看才發現到他們圍著一群倒在地上的人,這些人不是他的朋友們嗎?

顧不得自己是人類,子揚上前大喊:「你們要對他們做什麼?」

同學們全部昏迷不醒,蜥蜴人將他們排列躺好,在挑選戰力品摸摸他們的手和腳,子揚的干擾讓他們很不爽。

「小弟,這裡是餐廳哪,我們又沒做錯事。」

「他們才不是食物!快離開他們。」

晚進來的德瑞肯也發覺不對勁,他先將現場掃過一遍,嚴肅的情緒帶出了領袖的特質:「夜店外有貼公告今天不得獵取,你們居然敢在我地盤上撒野!」

德瑞肯的氣勢讓周圍掀起一陣陣旋風,明明是在室內子揚也感覺到寒冷的風無情地刮在皮膚上,現下是四、五隻龍人對德瑞肯一個人,雖然輸人卻不輸陣,憑著他年輕一代的領袖地位他就不信對方不信服

「少在那裡裝模作樣了,你的能力不足以讓我們信服。」那五隻龍人各個都露出自己的原貌,雖然沒有完全露出變成一條條巨大的龍,但那比普通人再大些的龍人看起來也十分可怖,黑色的麟和子揚所見德瑞肯的完全不一樣,似乎是不同種族

子揚想要叫莉莉來幫忙,卻發現櫃檯根本一個人都沒有!就連和坎道爾最親近的那個人也不在!恩...忘了他叫什麼名字...

「不管你准不准,這些人我們是吃定了!」說話不斷吐著滾滾黑煙,每隻龍人至少手裡各抱了兩三個人就要往店外走,子揚情急之下沒什麼法子,也只是擋在這些龍人的面前不讓離

「你應該看的見我們的原型,難道不怕被我們吃掉?」

「仔細一看這傢伙長的蠻標緻的。」其中一隻龍人大膽了點,上前就要將子揚帶走,德瑞肯一個挪移就將他的手給拍掉,用力過猛的情況下那隻龍人被打飛撞碎了一面牆,就此沒了聲息,似乎是暈了。

「你不干擾還沒你的事情,但你也別想離開了。」剩餘的龍人先將他們的食物放下,每隻龍都要上前揍他一頓,但德瑞肯都輕鬆閃過,他閃的也不是很輕鬆,從麟的外觀和眼睛色彩的濃度,德瑞肯可以判定這些龍少說也有八百歲,就算是擁有龍皇族的血統,但年齡與歷練終究是差距,不一會兒被三隻龍人合力擊退打斷雙腿,子揚被剩餘的那隻龍給攔腰抱起

「你們把他給搬走吧。」

「不用搬啦,聽說地下室就有包廂可以用阿。」

「放開我!阿阿~」子揚一直拳打腳踢,但痛得是自己,可惡阿~怎麼每隻都這麼硬肉又這麼厚?

這群龍快樂地往地下室的門口走去,這時店門口傳出喀吱的聲響,眾人回頭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門瞬間爆破彈飛,一隻蟲族的蟲人隨即飛進來,伴隨著門一起砸向其中一隻龍人,這兩隻連帶著門一起衝出破碎的牆壁隱沒入山裡

站在門口的人,雖然一身混亂但他堅持的門面依就十分優雅,邪惡的紫眸在稻草色頭髮瀏海下難掩熊熊怒火,德瑞肯、就連和他每天生活的子揚都覺得毛骨悚然

他生氣了......

「是誰允許你們可以帶走我的獵物?」坎道爾對於這種持續上演的鬥毆事件感到十分不耐煩,而這次除了鳥族與蟲族的鬥爭外還加上那隻大少爺與暗影龍族的糾紛,他都已經事先發布消息說今晚只招待人類了他們都沒看見嗎?坎道爾這時候只想好好的把這些傢伙的眼睛全部一顆顆的掏出來,用硫酸清洗過之後再狠狠的塞回他們空空的腦袋裡

對於吸血鬼有很多傳聞,由其是眼前這一隻最近更是實力提升(每天親自處理鬥毆事件)和聲名大噪(老是在挑逗從未見過面的帥哥美女)
暗影龍族不敢跟他硬拼,將所有人類放下後趕緊灰溜溜的要逃,第一隻準備溜走的龍被坎道爾提著衣領走回來

「走?走去哪裡?這面牆和那扇門要怎麼陪我?還不快修!」

那扇門明明就是你自己撞破的居然直接怪在他們頭上!

盛怒下的坎道爾一時之間居然沒人敢反抗他,龍人趕緊去收拾,坎道爾抓住其中一隻龍,他正好就是剛才抓住子揚的那個人

「你!居然碰了我的獵物...應該有相對的覺悟了吧?」

「......!!」

毫不留情的,他一手把龍人的腦袋握在手裡,只是稍微使力,龍人的腦袋沒了......

紅與白的物質,從頭頂流下,彷彿還有怨念似的,破了的嘴唇持續喊叫,生前最後淒厲的叫聲在死後一直持續著。

「那邊的!牆壁要測量好角度!我可不想看到粗糙的牆面!」

渾身欲血的坎道爾指揮著,不管是鳥族、蟲族、亦或是暗影龍族,全部乖的跟小貓一樣,完全沒發現其實他們人多勢眾可以制服坎道爾

但依照當時坎道爾的表情......不是有人沒發現、而是大家不敢想......

 

===

糟糕...這個BL小說怎麼一直朝血腥風走去=口=a!?

不過一些劇情的鋪陳倒是必要的~>w<

希望能夠越寫越順並能得到很多迴響v>w<v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ya 的頭像
miniya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