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幾天照慣例由子揚負責做營業的事前準備,坎道爾趁這個時候小小補眠一下,看到坎道爾筋疲力盡的撲倒在一旁會客用長沙發上,完全沒了他嘴上所說的君王形象

哼!你活該!誰叫你不讓我一起幫忙,就這樣被操到掛吧!

子揚對於現在的生活真的沒什麼好挑剔的,固定的朝九晚五、下班後偶爾在後花園含花弄草,其他時間不是看書就是睡覺,子揚都覺得自己是老頭子了!

但是托這種生活的福,平常沒什麼開銷,除了飯店一些應付帳款以及零零總總的雜項外就沒有其他支出了,累積了一筆可觀的財富,連子揚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存摺簿!

「咦?這不是子揚嗎?」難得的今天一開始營業就有顧客上門,是高中時的同學,他看見子揚變興高采烈的大喊著

「這間就是之前那間民宿嗎?怎麼差這麼多啊!」

「稍微翻修了一下嘛~不知不覺越改越多...」真得是不知不覺,有時候坎道爾總是趁自己不注意的時候命令手下班了些建材進來,經過一個晚上之後能把一個房間弄成古堡都是正常的!

「你呢?怎麼會來到這裡呢?」

「當然是來度假的阿...順便回家看看。」

這位高中同學是就讀市區的大學,畢業後也是在商業區找到工作,趁著最近周休回家一趟,聽說有很多下山的同鄉人今天都回來了,這名同學便理所當然的問子揚今晚的同學會要不要來參加。

「是在最近很夯的那間山頂夜店"星空"喔,他就在你家旅館的隔壁幾條路,你應該很常去吧?」

「是...是阿,呵呵呵......」坎道爾總是千囑咐萬囑咐叫子揚不要進去,縱使這間夜店走幾步路就到了,可自他搬遷到山頂以來子揚真的從來沒有進去過

送走那位同學後,子揚一個回頭就看見坎道爾趴在沙發上看著他

他著時被嚇了一跳:「你...你已經睡醒了喔?」

「嘖嘖,看來今晚又有一筆大生意要做了呢。」

坎道爾伸了個腰,打算繼續龜縮到他的櫃檯窩著,但子揚勸他回房睡覺

「今天你就休息睡一會吧?晚上會有那麼多人要去。」

「那你會去嗎?」

「會阿,都是幾年沒見的朋友,想去看一看。」

坎道爾一直盯著子揚讓他有些發冷:「我還是很擔心。」

「擔心什麼?我們會有五十幾個人耶!」

「人數不是問題,問題在於......」

坎道爾還是不知道子揚到底怎麼散發出那種迷死人的香味,就算他沒有意願,萬一還是引起暴動他也不好向其他魔交代,只要知道如何散發初味道的方法就可以做預防了,坎道爾可不希望必須每晚一直一直在裝潢夜店,前一陣子才發生了群魔鬥毆的事件,要不是那一晚剛好龍爺在現場,可能夜店會整間都消失了......

「我自有分寸啦!不要那麼擔心。」子揚有些沒好氣:「而且你只是我的房客,不應該對我這個房東限制東限制西的吧?」

坎道爾當然相信他會自有分寸,畢竟子揚只是他閱人無數以來只會耍嘴皮子的低傷害性雄性,他卻不敢擔保他的客人們會對子揚怎麼樣。

萬一子揚真的怎麼樣了,他一定會和群魔那樣,然後就會牽扯到這樣和那樣......講到哪裡去了?

「還是不要去的好,但因為我只是個卑微的房客,只好請"房東大人"萬事小心啦,我會叫莉莉多幫你看著點的。」

「耶!那今天晚上的被單換洗就麻煩你啦!」

「......」

唉,看這小可愛計畫著要穿什麼衣服,那興奮的表情......今晚只好乖乖的去洗被單啦!

 

 


如果他有這麼乖的話!他連名帶姓通通倒過來念!

下班後隨手將幾隻來度假的低階魔抓去洗被單後,坎道爾準時到夜店報到,這可苦了那些低階魔,本來要好好地準備休息一番,卻被自己決對惹不起的大妖怪叫去洗已經累積了一星期沒洗的被單......

時間還早,似乎還沒看見子揚的身影,坎道爾有些失望,閒閒地趴在櫃台上看莉莉工作的樣子

「老大阿,既然這麼閒的話幫我招呼客人吧?」剛替一隻犀牛怪調好了一大桶的青草綠啤,對著正在摸東摸西的坎道爾說

「有這樣和老大講話的嗎?」似乎是在報復莉莉的不禮貌,坎道爾"不小心"把一瓶頗貴的酒給摔破了。

「那...那一瓶是我用了幾乎全部的財產和一些代價才換來的"血腥瑪麗"!是...是用歐洲古時那位著名的瑪麗公主萃取的血......」

「難怪...這瓶酒聞起來真的很與眾不同呢...是瓶好酒。」坎道爾輕輕地將碎玻璃堆疊放好,正欲落跑被莉莉抓住衣服後領

「......!!」

坎道爾幾百年來第三次被他的部下修理的很慘,據修所說第一次是把莉莉的香水給打破、第二次是釣走了莉莉的男朋友......

「活該。」這是修今晚來上班時對坎道爾所說的第一句話

「今晚人類會來這裡聚會,所以我已經先對其他妖怪明說了今晚能不來的就不要來,危險性已經明顯降低了。」將坎道爾纏過來的手推開,修閱讀著手上的訂單:「還有,旅館有妖怪投訴說上一位房客如果是史萊姆的話他們就不要住,他們總是會留下有味道的黏液和體液。」

「我不是雇了清潔怪來嗎?他們沒清好?」

「不...是味道太噁了,他們不敢清。」清潔怪是以髒汙細菌維生的妖怪,坎道爾聽說有這種妖怪特地搭飛機前去日本抓了幾隻回來,甚至還引發了那邊的妖怪管理員的注意,管理員身上總是穿著虎紋背心,身邊跟著一顆眼珠子手下,如果可以他也想抓他回來當部下呢。

「我會命令他們習慣的。」

像是不經意提起,修冷靜的翻著行程表,嘴裡低聲問著其他的事:「那隻烏鴉有沒有說出些甚麼事?」

「完全無法得知,看來這次瞞的挺嚴的。」坎道爾看似慵懶的趴在櫃台上,眼神此時早已銳利了起來。

夜店的妖魔流通量確實有在增加,不管是東方的、西方的、還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都光顧過這間店,這樣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些,直到最近數量卻又無聲無息的銳減,肯定有人在背後操縱流通量。

這對坎道爾來說真的不太好,還以為是自己的宣傳和威嚇有了絕大的效果,卻沒想到是人為安排,讓他的名譽和尊嚴大受影響

本來以為能進行下一個階段─站領以這裡為中心的鄰近國家、進而建築屬於魔物的世界,看來這個目的還要再等等了。

而人數銳減發生的時間剛好和龍爺與德瑞肯來考察的時間相符合,坎道爾開始懷疑是龍族想要從中獲利而出的陰謀,比起吸血鬼的號召、龍族的統率才能讓世間的妖魔們更具有信服力

但要反抗這個根深蒂固的龐大勢力,必須要有明確的證據以及有龐大的背後支持,只要缺少上述一項,必然會邁入死亡之路。
妖怪的世界就是這樣,不是你死即便我亡

「阿對了對了...」修隨手將手上的資料扔了,不擔心他們亂飛,事實上那些紙片居然還自動找位置排好!整個身子埋進了坎道爾懷中:「幫你做這麼多事情,該是付報酬的時候了吧?」

淫魔做事有做事的規則,修已經是很難得的好脾氣了,趁著現在坎道爾沒事可幹時向他索取薪資

「哦?已經過了這麼久啦?」一手將修拉進自己懷中,坎道爾有些無奈:「那可不可以不要玩太激烈的?這次稍稍平靜些如何?」

「你想要那種...像煙平淡、似水柔的那種?」修已經將上半身的皮衣脫去一半,胸膛不斷蹭著坎道爾:「也可以啦...但下次我要......」

不等他說完,坎道爾手臂一個失力讓修隨著地心引力與地板接吻,什麼似水柔阿順間消失無蹤。

修撫摸著疼痛的鼻子往門口看去,不用他多問,是坎道爾那"可愛的"獵物隨他的朋友群出現在夜店裡了。

唉...看來只好下次再討了...看著坎道爾專注在子揚那一群人的身上,修有些生氣

下次一定...要榨乾他!以慰勞我這受創的身心~

不管如何,子揚今天的穿著還是讓坎道爾不禁吹了幾聲口哨

子揚今天沒有帶眼鏡,看來是帶了隱形眼鏡,烏黑的頭髮往後梳,加了些亮粉讓他的髮型狂亂醒目,穿著純白的襯衫、讓衣領大開、袖口半捲起,褲子則是穿著緊身的黑色牛仔褲

雖然是如此單調平常的衣服,但今晚、此時穿在他身上就是不一樣,帶出了成熟的氣味、也有玩世不恭的感覺

坎道爾也發現,他現在不像第一次進夜店那樣生疏(傻傻的去接近女生然後被帶走吃掉),相反地很能帶動氣氛卻又不會成為焦點,安安靜靜的......

那種感覺就像是第一次見到他時的味道

這樣讓他想起之前幫忙生病老師帶一下學生的班級,他很嘔那個老師,只是幫忙帶他到醫院去,他就把上課證和光碟片塞給不認識的人要他帶一下學生,不過也幸好自己有去,才會遇到他可愛的獵物

表面上所認識的子揚,他會為自己畫分區位,熟識的人接近他會開心地笑鬧、打成一片,不熟識的則是有善的點一下頭、打一下招呼,但沒有人真正走進他所畫出的區塊

藉著住進他的旅店到和他有了極私人的關係,子揚還是沒有讓坎道爾踏進他的區塊,就像現在,在這麼吵雜的夜店哩,有人和他說笑,講到過往他都記得,讓周圍的人發笑,但沒有人能夠牽動他的情緒、讓他發笑

有人叫了坎道爾一聲,把他從思考漩渦裡拉了出來

「老大,鳥族和蟲族在夜店外幹架,保鑣阻止不了!」顧門口的小弟朝他喊了下,神色著急

「混蛋!」咒罵了聲,坎道爾飛奔了出去,阻止外面正發生的鬧劇

 

===

恩...小ya最近開始在準備升學考試~

但有時休息時間還是會寫文((手癢阿~

但時間不是很多~

所以小ya只選了"惡夢"來寫>////<

有再等其他故事的大大真是拍勢~

日後小ya一定會補上的~~~((啾一個~~((圍毆XDDD

 

希望有很多迴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ya 的頭像
miniya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