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事項**
因為這裡的家更新文章後版面一直顯現不出來,所以小ya搬家囉→http://miniya3970.pixnet.net/blog

深夜時分,正值仲夏時分的夜晚悶熱無比,蟬的聲音充滿整個樹林間增添了濕熱的氣息,半夜的草叢間倒是擠滿了很多人,每個人身著黑色緊身衣,手上各自配備了傢伙,全神貫注地注意眼前距離他們不遠的典雅房子。

「左邊窗戶,有一個。」其中有人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暗暗地只有聽到喀的一聲,房子二樓的窗戶陽台倒了一個人,從這個距離看實在看不太出來他是死是活。既然沒驚動屋裡的人那應該就是斷氣了。

「A組負責掃蕩屋裡的火力,B組就負責搜索資料上的人。」

樹林間所有人各自散開,訓練有素的他們分成了兩組,一組的人爬上了屋頂想要從頂樓往內侵入,其他人則是包圍住整個屋子從院子下手。

負責看管這間房子的西裝男子們,完全沒發現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時位在院子的人聽到屋內突然發出的巨大聲響,每個都趕回屋子裡查看,而位在外面隱藏起來的人們趁這個時候一齊往屋內衝去,西裝男子們還未回過神來都以被從外面進來的侵入者給制服了。

「樓上清空了,沒有人。」

「一樓清空了,沒有人。」

「所以就在地下室了,給我搜!」

將唯一一扇通往地下室的房門給踹開,這群侵入者排好縱隊直線向下,就算這棟房子的武裝已經解除,每個人無法大意。

就算到了地下室,也只有奢華富貴這四個字可以形容,點雅的水晶燈照亮了一扇窗都沒有的黑暗地底

中央,站著一位高傲的男人,冷冽的站著。身旁,跟著一位典雅的女子,面無表情,靜悄悄地安立在一旁。

由於這兩個人一個人年事已高、一個是女人,被判無立即的危險性,侵入者只是舉槍站立,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這兩個人要怎麼辦?還是找不到資料上的少年。」

「叫指揮的過來一下好了。」

過個幾分鐘,有個人不急不徐地走了下來,聽著下屬報告上來的結果,他本來已經放棄了這裡,會下到這個地下室來只是要來處置不相干的兩個人。

一見過這兩個人,他心想,還好他決定自己親自下來。

他完全不理會那位很有威嚴的老年人,直直地走到女人的面前,女人低垂著頭,一點反應都沒有。

「抬頭。」他喚道,但她卻不回應。

領導者將臉上的面罩以及帽子全數退去,並抬手梢梢使力,逼迫女人抬頭看著他,一旁的老人早已氣的又叫又跳,但女人完全無動於衷。

「你不認得我了嗎?」他開口,低沉柔軟富磁性,女人還是無動於衷,彷彿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與她無關。

領導者嘆口氣,直接將女人打橫抱起,對著手下的人命令道:「把這裡清乾淨。」

「我可是這個商場最有名的人!你怎麼可以這樣將我殺掉?還不趕快給我住手!」老人發覺危機臨頭了,就著本身的威望想要嚇倒眾人

「我在這裡只有看到綁匪而已,我只是想要要回我的人。」領導者說道,擺擺手催促手下的人趕快行動

「如果我死了,你所經營的企業也會跟著受到波及的!」

「那到不用太擔心,你兒子已經幫我處理好了。」

「你...你...我不會放過你的!我做鬼也會找你算帳!」

「歡迎,我隨時候教。」

「可惡~,李旦鈊!」

一陣槍響大作,幾乎將整個地下室都毀去,本來是高貴典雅的房間,此刻全充滿了彈痕、有股淒涼滄桑之感

領導者完全不理會身後的慘叫,他相信,這些由蔣文所訓練出來、對他忠貞不二的打手肯定會處理的非常好

 

剛剛有聲很大聲的叫聲,不知道他是誰

我不想去想...回到現實太痛苦了,我只想要沉溺在這個溫暖的懷抱裡

這個懷抱,充滿了回憶與溫度,讓我分不清虛幻還是實境,這個氣息一直牽動著我的感情。

他將我帶離了地下室之後來到了洗衣間,這裡變得千瘡百孔,到處都可以看見焦黑的斑點以及毀壞的傢俱。

他把我抱起,讓我坐在洗衣機上,讓我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昌...我是鈊阿。你醒了嗎?」

我醒了嗎?我一直都很清醒,但爸爸給我的藥物讓我有些昏沉,萬一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也是幻覺怎麼辦?我不想要再受到精神上的打擊了。

「昌...」我眼前的人安靜了下來,伸手從他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一個小盒子,被天鵝絨般的布包裹著,是很重要的東西,他將它打開,裡面躺著一枚戒指,造型粗獷的指環散發著冷冽的光芒

他二話不說,直接將它塞進我左手的無名指

難怪我總覺的手上少了什麼東西,現下物品歸來了,手上異樣的感覺也消失了

「你是...」眼前模糊一片,我試圖保持清醒,不再讓自己渾渾噩噩,才剛這樣想,眼前的景像清晰了大半

鈊還是和我最後一次看到他的時後一模一樣,看他這個樣子我都想要問它到底是怎麼保養的了

「鈊...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不見了,我到處找你。」他看起來似乎放鬆了,整個頭埋入我的懷裡,弄得我好癢。但他這負擔心的模樣讓我好心痛。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

「所以你必須安慰我。」

「什麼?」

不等我回過神,他直接將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去

「為什麼他要給你穿這種這麼難看的女裝?都脫掉...」他手上脫去我的衣服,嘴裡則一直喃喃自語,我的天啊!鈊居然會碎碎念?!

「別再脫了啦...」我幾乎一絲不苟了,他還是嫌,這邊碰碰、那邊摸摸,到後來已經不是在檢查了,而是整個專攻於我的那邊...

「恩阿...阿......不是只是檢查嗎?怎麼......阿......」

「誰說我要檢查?我這是在殺菌。」

他完全不給我休息的機會,環手將我抱起之後手逕自向我身後方伸去,完全沒有錯任何潤滑的情況下手指直接進到體內

「怎...怎麼這樣......」

「這就是...擅自跟陌生人回家的懲罰。」

我完全無法反駁他,只能一個勁兒的被他撫摸、被他玩弄,他好像是準備要補足我這幾個月失蹤的分量,動作十分快速和粗暴,從沒看過如此性急的他。

「等等啦...等一...下......哈阿......」

「報告!屋內都已檢查完畢,已經確定沒有目擊者也沒有證據會留下了。」

真不愧是訓練有素的打手,就算看到這種情色場面還是不為所動,眼睛直視前方非常有精神的大聲報告!

我整個尷尬到了極點!臉都不曉得該往哪擺了,但是李旦鈊卻能心平氣和的下命令:「看有沒有監視器之類的漏網之魚,我等會兒在親自監督結果。

「是!」

那名打手走了之後,就算有了那麼點興致也全都被打消了,李旦鈊嘆了口氣,從旁邊隨便拿了件毛巾給我披上,還好我們是位在洗衣間,乾淨毛巾要多少有多少

「剩下的只好等回家再說了。」

見李旦鈊那股"不夠"的表情和氣息,我知道我完了...要有明天直不起腰的覺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ya 的頭像
miniya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0a2n04
  • 恩~有精彩到XD(豎大拇指ˇ

    希望下篇的床戲跟這篇一樣[很精彩]
  • 小女子~~~~~!!!!
    尼醬期待床戲小ya感到莫大的壓力阿XDD
    尼這個期待床戲的色小孩~嘖嘖,感覺我的色度不夠呢~XDDDDDDDD

    miniya 於 2010/07/12 23:40 回覆

  • 詠夜
  • 打手、打手唉
    感覺跟昌一樣尷尬了=w=
    期待床戲!!(慢著
  • 詠夜~~~~~!!!!!!!
    哈哈,裡面最厚臉皮的大概就是鈊了XD
    心裡頭還在怪那個打手怎麼來打擾他XDDDDD

    miniya 於 2010/07/15 15: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