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一回事?」組長很生氣的看著我,手中拿著一疊我所負責的客戶訂貨單,裡面的資料全誤,一般來說就算被罵也是應該的。

但這次的訂貨單不是我寫的...

「你騙人!這上面簽字蓋章的明明是你的名字。」

這下子不只是組長,連周圍的人都開始對我指指點點,我有種被陷害的感覺,卻什麼也不能說!要是反駁的話我在這間公司會待不下去的。

「可能是我記錯了吧,我馬上糾正過來,並和已經出貨的說聲道歉。」

我擺出一如往常那人畜無害的笑臉,並不時地道歉和對人拍著馬屁,人群才漸漸散去,我鬆了口氣,拎著外套帶著單子就要一一去找人,做錯事情不好在電話說,還是直接當面去道歉比較有誠意。

而弄錯的部分真的很多,跑到很晚了才勉強跑完,等結束時都已經大半夜了...

我鬆了口氣,在附近公園的長椅坐下休息,這下子明天又要加班,把今天未做的工作做完,還是現在就去做完?大不了在公司睡就好了,我還記得警衛室最近搬了新床鋪進去...

回到公司,裡面早已是一片黑暗,只有零星幾處有燈,代表開夜車的不只我。

跟門口的警衛叔叔打過招呼,回到自己的部門,不出我所料,這裡只剩下我一個人......

看到自己桌子上多了好幾疊的檔案夾,我猜想可能很多人趁我不在時將這些資料推給我整理吧?我有些無奈的做了下來,任命的開始工作...

手機傳來了簡訊聲,我趕緊打開來看,該不會是有哪個客戶臨時要退貨或訂貨的?

咦?是李旦鈊?

問我要不要吃宵夜?真不像他會說的話...

可是我還有很多工作耶...還是只能回絕掉了。

不一時手機又響起,他問我是不是還在忙?呃...我要如實回答嗎?畢竟是自己工作上出錯才會造成現在要加班的窘況

我還來不及回復手機又響起了,他說會帶著宵夜進辦公室找我。

咦?他有這麼體貼嗎?那...那這樣我要準備些甚麼?

不對!要是等等他直問我工作出錯的事情...我會不會被減薪啊?畢竟單子裡也有一些老客戶在裡面。

「呼...果然還是只能工作了嗎?」我望著那做檔案夾小山,絕望的說。

忙了一會兒,辦公室的大門敞開了又關上,李旦鈊提了大包小包的進來

「咦?不用這麼破費呀。」

「不用客氣,是我要花。」

只見他將食物從袋子裡一樣一樣的拿出來,麵食、飯類、小菜、幾罐飲料......夜市版的滿漢全席?

「這...我哪吃的下這麼多?」

「恩...我還沒吃晚餐......」

喔...原來我只是順便,是他自己要吃的...

李旦鈊瞥了一眼我的辦公桌,有些不滿:「他們怎麼可以把工作全丟給你?」

「喔不,是我自己份內的工作。」

見他一臉的不相信,我小聲的告訴他:「其實...是前一個工作出了簍子,我今天一整天忙著更改,現在才要弄今天的。

他不相信,直直地盯著我,直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只好說:「這次的單子不是我負責寫,卻有我的簽名和蓋章,總覺得有人誣陷我。」

他這時才相信了:「有好好處理吧?」

「有啦~客戶滿意,訂單不變,這樣可以了吧?總經理?」

「知道就好。」李旦鈊笑了,他不常笑,但笑的時候總是放開懷的笑,我完全陶醉在他的笑容中,沒有注意道他其實已經將我抱往他的懷裡並親了下去。

這真的是久違的吻,距離他上次來我家已經過了好幾十天,我其實對那方面的需求不大,但這久違的親密接觸...就連我都受不了...

「這裡是公司耶...」我知道這很沒有說服力,卻還是要說一下...總不能被他認為我是個沒節操的人...

「是"我"的公司,算是在我家裡。」他不在說下去,又將我的嘴封住,並一顆顆地解開我的鈕扣。

我知道還有很多工作!也有很多表格要做,還有沒吃完的麵也要糊掉了,但...這方面我也很餓......

恩,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嘛...我心虛的想著,並依偎到他懷裡去......

 

===

一邊寫我一邊就在打瞌睡,而且還可以寫完!我好厲害= =+((圍毆

為了不讓我自己睡著...把17歲的天空拿出來看一下!!!!!

他根本就是個十足地天然呆小受嘛><~~~~~~((羞奔!

看著看著...總會把床戲那部分一再的調回去重看=3=

 

希望有很多迴響>w<!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