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事項**
因為這裡的家更新文章後版面一直顯現不出來,所以小ya搬家囉→http://miniya3970.pixnet.net/blog

子揚...子揚...子揚...

「誰...誰在叫我!」子揚從睡夢中驚醒,人在自己房間內,時間正值午夜時分,這種時間怎麼可能有人,而且還是自己家裡?坎道爾出外"宣傳"中並未回來。

有些毛骨悚然阿...在這種時候......

既然都清醒了就沒辦法了,子揚下床想去喝個水,手卻被某個人抓住!

莉莉就睡在他旁邊,她說今晚夜店歇業,有重要事情要等老闆回來才可以繼續營業,就這麼順理成章的"寄生"在他家,本來給了她一間房睡,居然就這麼偷偷摸摸的窩到子揚的床來睡!

子揚更加覺得恐怖,他明明記得睡覺前有將房間門給上鎖阿......

將手抽出之後,莉莉不滿的發出幾聲,然後就將他的枕頭給抓走抱個滿懷,看到她那誇張得睡姿...算了,今晚睡沙發吧。

子揚走下樓,正想打開客廳門,卻發現門縫底下透著光,他明明將所有開關全都關閉了阿!裡面還傳來幾聲窸窣的聲音,子揚耳朵靠在門上偷聽。

「老闆...今天我弄來的貨只有這些啦。」這是...轟趴王的聲音?

「那就算平常的價錢減五千好了。」這是沒聽過的聲音,但充滿台味,想必不是甚麼親切可靠的人

「不行哪,弄到這些是經歷了很多風險的,要加三千。」

「你這小子,敢陰老子?」

接下來就是一陣陣劇烈的聲響,子揚立即將門打開,而裡面早已破爛不堪。

「子揚!」轟趴王見子揚站在門口,立即躲到他身後:「救我阿~~~」

「你是誰?」將這間房間雜亂的始作俑者腳張的開開的往子揚方向走來:「是這臭小子的同夥嗎?」

「不,我是這間民宿的主人,你已經造成一定程度的損害了,要賠償!」子揚一想到那些毀壞的都是父母掙來的血汗錢,一肚子火跟著冒出來

「是你那俗辣朋友介紹的地方,可不關我的事,要賠償你找他要。」

流氓從桌子上拿出一小袋白白的東西,衝著子揚微笑:「我買下了,而買下的這些錢你就找你朋友要吧。」

「等等!」轟趴王心一急就要衝上前去奪回來,隨著一聲響亮的聲音,在離流氓面前幾公分停下,並緩緩倒下。

「老子說過了吧,不准碰老子!」流氓笑著,將方才掏出的槍收回懷中便欲離開。

「你...你竟然把他殺了?!」子揚跑向轟趴王,而他只是眼睛睜著大大的,身體並沒有任何動作,靜靜的躺在地上,血流出來往四處散開。

他雖然人品不好,卻也不需要至於死地阿。

「剛剛都有槍響了,居然都沒有大人出現...該不會這裡只有你一個?」流氓恐怖的臉,在想到這點的時候嘴角大大挒開,甚至是笑出聲音。

他將槍對準子揚:「你就恨你朋友吧,或是恨你自己?誰叫你要看到這一幕。」

子揚看到槍口對準自己完全嚇傻了,這種只會在電視上出現的東西就這麼對準自己,這一刻彷彿處在夢當中,其實自己還沒有清醒吧?

「子揚!」

槍響伴隨著呼換自己名字的聲音一起發出,子揚眼睜睜看著子彈越來越近、速度越來越快......

子彈深深埋入的身體卻不是自己的。

幫他擋子彈的是擁有一頭像稻草一樣顏色的長髮,頭髮隨意用墨綠色的絲帶束好,筆挺的身以及快高出自己一顆頭的高度,子揚伸手觸向那樣的景像。

「坎道爾~~~」結實的身體往後倒,落入子揚的懷中,子揚和坎道爾的身體一起向後倒疊坐在地上。

「坎道爾!」懷中的人緊閉雙眼,並沒有任何呼吸,子彈射中的位置居然是胸膛,精準地是心臟的位置。不管子揚再怎麼叫喊,坎道爾並沒有張開眼睛。

「小鬼,算你命大,不過這下應該不會有人幫你了吧?」流氓走進子揚,近距離之下槍指著子揚的額頭。

這次真的完了嗎?子揚憤恨的瞪著眼前這人。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就要扣下板機的那一剎那,懷中的人右手伸了起來,直接用手包住槍口,射出的子彈被手擋了下來,卡在手心裡。

「你的心情...我聽到了...」坎道爾優優的睜開眼,衝著子揚一笑。

「坎道爾...沒事就不要嚇我!」子揚幾乎要哭出來了,為了面子死撐著

「是沒事啊,但也不算沒事。」坎道爾爬起身,將卡在右手的彈頭捏碎,徒手伸進胸膛,在流氓和

子揚面前將埋入胸膛的子彈徒手挖出,更奇特的是手從胸膛裡出來時,傷口瞬間癒合,連個疤都沒有,只有破爛的衣服才能顯現出剛才受到非常嚴重的傷

子揚驚訝到完全說不出話來,而流氓則是早就嚇到對著坎道爾亂開槍:「怪物!怪物!」

坎道爾輕鬆躲過那些子彈,躲得過程還故意裝優雅,子揚居然噗嗤笑了,連自己都感到奇怪。但下一秒子揚就笑不出來了。

估計流氓子彈用完的那一瞬間,坎道爾單手就抓住流氓的腦袋,並整個向上提起。

「恩...跟上次那袋垃圾一樣重。」坎道爾掂掂手裡的重量,思考著說

「可惡阿~~」流氓想掙脫卻掙脫不了,坎道爾冷眼看著這掙扎的人,思考著

「我想好了,本來想吃你已補足剛剛流失的血,但...我不想吃垃圾......」

單手一轉,將流氓的頭扯斷,這個房間裡清楚的響起骨骼折斷的聲音,並多出了一名死人。

「唔...嗚喔喔喔......」子揚再也受不了這種畫面,手撐著牆就地嘔吐

「子揚...」坎道爾想伸手去攙扶,被子揚一把揮開

「你...你到底是誰......」

見子揚眼底那充滿恐懼的神色,坎道爾整個消沉下來

從來就沒有讓獵物對他充滿警戒,這次真是失算。

子揚不等坎道爾回話,碰碰碰地跑上了樓,聽他跑步的步數聲響他沒有回到自己的臥室,這裡房間很多,一時之間也找不道是哪間房。

坎道爾看著自己滿是鮮血的手,第一次沒了想舔的欲望

子揚只想離案發現場越遠越好,他一個勁的跑到頂樓,打開門跑到陽台,今晚的風很大,任由著風吹亂自己的頭髮和衣服。

沒了父母,親戚又不在,身邊完全沒有與自己有關係的人,好不容易出現了一位和他同居的人,感覺終於有個人跟他有關係的時候,又被深深打入谷底。

剛剛那種模樣子揚十分肯定他不是人!那他是什麼?從精神病院逃出來的瘋子?還是有人格分裂的恐怖殺人魔?這些身分好像都很合裡,但完全不能解釋他的傷口居然會自己癒合,他根本不是復活而是死不了!

本來以為可以當很親密的朋友的...現在來看根本不可能!他可不想被一個怪物吃掉,他是一個可以變身成人的大妖怪!

聽到身後的門再度打開又關上,子揚隨手拿了根晾衣桿,轉身面對他。

那個怪物,此刻用比人類的表情還要複雜一百度以上的表情在看著他。

「你到底是誰?」子揚大吼著,緊抓著木棍的手顫抖著

坎道爾見狀,用著人類眼睛看不到的速度接近子揚奪走了木棍,坎道爾手抓著他的手往上提,子揚整個人被他抓起來,逼迫與他面對面。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看到坎道爾的眼睛,那充滿迷幻色彩的紫眸,能打動世界上任何一名生物,只要他願意,就可以光靠互視來命令對方,但坎道爾沒用這種能力

他伸手觸摸子揚的臉,子揚因為害怕瑟縮了一下,那充滿深沉恐懼的眼......他多麼想讓他回覆到那個天真爛漫、迷濛的可愛黑眸。

「你現在希望我做什麼?」只要能夠讓你變回去...我......

「...去死!」子揚惡狠狠的說出這句話,並掙扎著,完全沒有發現坎道爾的表情。

「是嘛...」坎道爾用另一隻手固定住子揚的脖子,不由分說便與子揚親吻。

「唔...恩....嗯!」子揚閉眼掙扎著,卻因為坎道爾而動彈不得,他感到對方的舌頭深了進來,不斷撩撥著他的上顎,這是前所未見的體驗,口腔裡全是坎道爾的氣息,想抵擋都沒辦法,就是單方面的親吻。

漸漸地,一切動作立即停止,子揚跌坐到地上,四周連個鬼影都沒有,坎道爾消失的這麼無聲無息,真的就像是死去了般,安靜無聲,只剩下風嗚嗚作響。

子揚將臉埋入雙手裡,自從父母過世以來第二次掉淚......但回應他的只有風聲。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0a2n04
  • 讚!!
  • 讚!!
    一起讚!!

    miniya 於 2010/04/25 09: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