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巳大吃一驚,原來這個陌生男子是他們的老大,也就是上次那個...很黑的傢伙,雖然還是待了個口罩,但只露出上半部就讓人直覺他其實長得很好看。

卻也有股熟悉感。

「這套衣服你去換上,等等吃飯的時候我過來接你。」燕然從安德烈手中拿來一套西裝,硬塞給晴巳後就離去,完全不給他答應或反對的時間。

...上次他大費周章,用了好幾百人來捉他,只是為了要跟他吃飯?

在晴巳東想西想的時候,時間悄悄的過去了,一開門,便見兩旁都站了人形成只能讓你往前的通道,而通到的盡頭便是穿著筆直西裝的男子以及開了門的轎車。

...我怎麼稱呼你?」

「叫我曹勒斯就好。」

「你不覺得...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一個俘虜,會不會太豪華了點?」

「怎麼?原來你想要被牢牢地綑綁?你喜歡被凌辱嗎?」

見對方眼角灣起,知是男子在笑,晴巳索性不接話不答腔,兩人做進轎車裡顯得有些寂靜。

「聽說你研發了FR745是要用在心臟的治療上?」男子語帶嘲諷:「但是卻變成了毒藥,你當初製作時有想到這點嗎?」

...沒有。」

「恩...科學家就是這樣呢,以為是利民,實際上卻是害人。」

晴巳下意識握緊了拳頭,眼睛死死地盯著車窗外,臉上顯現出一些怒氣,但他選擇不說話,燕然看著心底笑了一下。

很久沒有看到學長生氣的表情了,不過還蠻懷念他在他懷裡臉紅氣喘的模樣,一想到這點燕然心中就是一股可惜,偏偏就是不能讓對方的人知道自己的身分。

...但我們終究是以善為出發點。」過了一會兒晴巳只說了這麼一句,臉色難掩失望的表情,顯然是想不出甚麼可以反駁的話才說了這麼一句。

「但這世上人們要看的是結果,結果不好一切都免談。」

不管是對柊、對晴巳、還是對自己......

來到了鎮上有名的西餐館,燕然自顧自的牽起晴巳的手往內入坐,而其他保鑣留在室外戒備著。坐的是包廂,周遭的用品卻是用最高級的原料所打造而成,全都是些高級藝術品,這種在博物館才會出現的東西燕然毫不緊張的拿起來把玩著,晴巳在一旁看著心中捏了把冷汗。

見晴巳擔心的神色,燕然笑著說:「不用怕啦,這些東西看上去很高貴,其實都是用塑膠的呢,你要不要碰碰看?」

這些東西用看的會覺得是純金打造,但摸起來直感差多了,還可以彎曲變形,但即便是塑膠做的也非常奢侈。

「你要不要來點啊?」燕然自顧自的拿起一旁正放在冰桶裡冰鎮的香檳,為自己斟了一杯。

「我很久沒喝酒了...」晴巳迴避著,他注意到就算燕然倒了杯酒,也沒有要喝的意思,口罩安安穩穩地遮掩著他的真實面目。

「你為什麼要遮著臉呢?」晴巳想找話題來聊,不然這間看來是被曹勒斯包下整間的餐廳就顯得十分靜謐恐怖了。

「如果那些人發覺我的年齡其實小他們快一半,他們還會聽我的嗎?」燕然憤憤的說,一想到第一次操權時有人公然挑釁他,除了殺雞儆猴,暗地裡又把他救活再度凌虐了一遍,想著想著臉上便顯露出憤怒的神色。

晴巳以為他心情不好,趕緊再換話題:「那你可曾出國旅遊?」

「恩...旅遊倒是從沒做過,但我會因為工作遊走世界各地。」

「咦?勢力會遍及全世界?」

「既然都做這種不可見光的事,要做就做大一點得你說是不是?」

見曹勒斯一臉犀利得望過來,晴巳轉頭刻意迴避視線。

「奇怪,開胃菜怎麼還沒上桌?」燕然才剛抱怨道,門外立即槍聲大作,燕然當機立斷把桌子東西全部掃落在地後將桌面立起形成護盾,並將晴巳擁入懷中,晴巳本想掙脫,燕然急忙喊著:「你想死嗎?乖乖不要動!」

感覺到懷中的人停止了掙扎,燕然偷偷地瞄了一下窗外,發覺對方人數眾多,我方再怎麼樣的精良人數上還是不占優勢,就只有被對方用人海戰術做掉的份。

「首領,後面廚房有條路可以出去。」幫忙掩護的部下大聲說著

「我知道了。」燕然不由分說就將晴巳抱起往後跑去,而適才才指引路線的手下因一陣陣槍林彈雨而身亡。

「剛剛那個人...

「沒時間管他們了,我們也要趕快跑!」

晴巳開始一陣拳打腳踢,想要從這名男子手中脫困回去救人,但燕然讓他踢、讓他踹,就是不願意放開他。

「如果你跑回去了,豈不是破壞了他讓我們先逃的美意嗎?」燕然說著,腳下的步伐不曾停歇:「要活下去,才能報仇,才能闖出一翻事業回報他們啊!」

外面的敵人見他們倆跑了,趕緊衝進來追殺

「可惡!竟敢殺了二區老大,我們饒不了你,緋的老大!」

「嘖,被拆穿了嗎?羅莎做的真不夠徹底。」

「放我下來!」

趁著躲藏到一處暗巷的空檔,晴巳堅決的說:「我會跟在你後面跑的,這樣才不會妨礙你開槍。」

「那這個給你。」燕然從褲管裡掏出了一把小型手槍給晴巳。

「會用嗎?」

「不會...

「你馬上就會了,現在我們要盡量往這個方向跑,因為我們的人在那邊。」

「我知道了。」

講這句話的同時,燕然的眼中漸漸流露出紅色,晴巳看到了。

「你的眼睛......

因為逃亡加上剛才的打鬥,讓燕然的心情無法平復,他知道自己只要一興奮眼睛就會出賣他,但到了這時他也沒法再剋制了。

晴巳則默默的伸出手,手觸及燕然的口罩,見對方不反抗,就想將口罩拉下時......

「找到了,在這裡!」

燕然立即跑向這名告密者,手一轉便聽到骨骼碎裂的聲音,敵人沒了生息。

「回去之後再告訴你吧......

兩個人一陣東躲西藏,挑的路都是屋頂或者是一些不常有人經過的暗巷,雖然移動速度緩慢,卻也接近自己的勢力範圍。

「首領在那邊,趕快接應!」

「緋的人要逃了,快殺!」

兩方人馬各自掏出傢伙就是一陣射擊,燕然護著晴巳,兩人不敢往回看,拼命地往前跑著,終於在其他人的接應下順利返回。

「曹勒斯,你沒事吧?」

「我沒事的。」對上晴巳關心的眼神,燕然趕緊回答,便命人將他安排回房

「讓他到我房子裡吧,裡面房間很多隨便找間給他睡,並找個人保護。」

「是。」

晴巳就在其他人的簇擁下離去了,而一旁安德烈見晴巳遠去趕緊跑向還跪在地上的燕然,不等燕然制止就一把把他的衣服拉開,只見很多大大小小的傷口佈滿全身,全都是剛才在槍林彈雨之下造成的槍傷或擦傷。

「醫護人呢?首領受傷了!」

「我沒事......」才說完這句燕然就倒了,在安德烈懷中昏迷過去,而地上早已流滿了燕然的血。

「你阿,聰明一是糊塗一時阿~為了保護他你...唉,快準備手術房!!」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