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啦~~起床了懶惰鬼!!!

貴志用力敲著燕然的房門,燕然騰的一聲開門:「你昨晚沒回去?」

「呃...沒辦法,昨晚的八點檔還有撥精華片段,隔了一小時還會重播...

「連重播都看完了還是沒有回去?」

「呃......我先走囉!」

貴志一個勁兒的開溜,燕然心想感覺不妙,一走進客廳裡還真的不妙。

到處都是小吃或者是餅乾的屑屑,啤酒罐到處都是,其中甚至還露出不明液體......

...給我回來!你這個髒鬼!」

燕然光是打掃客廳就花了一整個早上,翹掉了巡視的工作,貴志也沒敢再來找他喝酒,算算時間也快到最後一天的晚會排練,燕然前往了禮堂。

學園祭中禮堂是個熱門地區,平常都會擠滿表演者以及觀眾,今天則是全面淨空,裡面塞滿了排練的人以及裝潢和音響,俗話說得好:有始有終,他們現在正在徹底實行這句話的意義。

「為了要實施中國古代人的智慧,今天上場的人女的一律只遮住三點、男的都要裸上半!」

這句話一出讓現場所有表演者都想狠狠掐死這位舞台監督,但是這位監督是訓導主任...等等,學校老師不都是要勸人為善,把自己搞得向慈濟一樣的人嗎?

「老師,我們今天...沒有準備這麼少的布料......」負責服裝的小羽,哭著向老師謝罪,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布料穿得太多也會被挨罵的。

小羽的謝罪行還沒演完,其他人早已先自行看著節目單自己排演,大家都不奢望訓導主任會幫他們,反到都感謝著小羽,希望她能夠繼續拖延主任。

「燕然,你今天就上後半部的場子吧,剛好排在呆鵝的後面。」

被喚做呆鵝的人舉了一下手,互相認識著、並僑定著上場順序。

「今天要唱什麼歌?」

「給我電子琴就好,我自己來。」

「沒問題,到時會叫鍵盤手下場。」

其實還沒打定主意要唱什麼,晴巳說早上會盡量趕回來,但到了下午依然沒看見他的影子,燕然已經打算好如果他沒準時到就唱些high歌,他到了的話......

...你叫燕然?」一旁也要準備上台的表演者問著,他伸手比了比外面:「有人外找。」

「謝謝。」

一走出去,就看見清秀佳人守在外頭,雖然已經接近秋天,她依然穿著小可愛配短褲,綁了個可愛的小馬尾,本來正說著電話,看見燕然就大聲打著招呼。

「燕然!」

...我認識妳嗎?」

「傻瓜,你當然不認識我。」她笑了,笑得好美麗...也笑得好危險...

「你的電話。」

燕然整個身子都僵住了,他是有設想過接電話的時間與地點,卻完全沒想過會是此時此刻。

「老爺說要好好盯著你,看你有沒有接電話。」女孩俏皮地眨了下眼睛,將拿著手機的手再伸長了些。

「這裡人很多,老爺常常說你雖然都裝著冷漠,實際上卻很重感情呢!」女孩笑著說話,眼神飄向了一旁正在買東西的母子:「恩...這裡的人真的很多呢,看著他們兩個人就讓人感到和平...要是他們突然倒下......

「繼承權還在我手上,妳就這麼想被我除名?」燕然立即接過電話,聲音下降到冰點以下。

「小的不敢,是老爺讓我這麼說的。」女孩擺擺手,並挽著燕然的手:「周遭的人都看過來了呢!跟我裝一下吧,曹勒斯少爺。」女孩故做親暱的態度只讓燕然皺了下眉頭,隨即將聽筒拿近。

「是我。」

「爸...有什麼事情?」

「今天晚上我們有一組人要跟青派去收貨,剛好在你附近,反正你也沒事,跟著去。」電話那頭傳來了幾十年都沒變過的低沉嗓音,說出來的話不容人拒絕。

「你不是都派白佐跟萊少嗎?」既然不是要說關於實力的問題,燕然也就沒必要恭敬,關於這種問題立刻想到這兩個人,燕然提醒著。

「這你管不著,他們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我今天晚上有很重要的交際應酬。」

「今天學校只有表演吧?我不准你上台,你的存在必須低調。」

「但是不上台我就會有負面評價。」

電話的那一頭陷入沉思,似乎在「低調」以及「負面評價」之間做選擇。

...那你就叫蒂芬妮代替你去。」

低頭看向這一直纏著他的女孩,看著她這種一點都不覺得害羞還貼緊他的態度...這人只會讓觀眾暴動而已...

「我已經說過了吧,在我不在家裡的這段時間我一概不接工作。」

電話裡又沒了聲音,燕然繼續說道:「我們當初就說好,只到我大學畢業的...將來你要我做什麼我都會做。」

...好吧,你就叫她去做這個工作。」

爸爸立即掛斷電話,似乎有些生氣,但他才不管這麼多呢!燕然將手機遞回去:「青派的收貨工作就交給妳去。」

「這麼突然?」蒂芬妮有些嚇到,但隨即興奮的笑著:「太好了,趁這時候好好撈一票~

一有工作這女孩也就不纏著燕然逕自離開,離開時還親吻了一下燕然的臉頰:「曹勒斯少爺,希望您的自由時間能過得慢些。哼哼...

 

 

 

禮堂內,表演正式開始,規模大概跟大型演唱會一樣,所有人在台下都盡情的享受音樂,又唱又跳的,興奮的程度到達最高點,相反的禮堂外圍周遭非常安靜,只有燕然一個人倚著牆壁抽著菸。

「同學,這裡禁止抽菸。」貴志來到他的身旁,也點了一根菸抽著。

「學長還沒到...」燕然低聲說著,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但是手裡抓著的手機已經被他握出一層汗了。

「說不定已經在裡面了呢,話又說回來,你的服裝也太勁爆了吧!」

燕然的頭髮上了些髮膠,不同以往的造型十分的狂亂,身上還穿了到處都是洞洞的黑色緊身衣...說是為了製造氣氛才剪了這麼多洞洞...

這些洞都不偏不倚只露出腹部以及背部,尤其是背部,剪了交叉的造型,讓背後整齊的排了一列叉。

「意思就是上台之後盡量背對觀眾嗎?」見狀燕然笑著問。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燕然急忙將電話接起,聽見的聲音是他一直在思念的人。

「燕然...你在哪裡?」

「在學校,你人呢?」

「我可能來不及趕到了,真的很對不起...

「你在哪裡?」

「在K市火車站...誤點了又都是人...

...出來外面等我!」

「咦?」

「把票退掉,在車站大廳等我!」

這次換燕然掛掉電話,緊接著他望著貴志:「重機借我。」

「咦?可是下一個換你上台了...

「重機借我。」

「混帳,那可是我花了將近半年的打工薪水才買到的寶貝耶!」

「重機借我。」

...」貴志心不甘情不願的掏出鑰匙:「超速時要小心,別被開罰單。」

燕然沒回應,一拿到鑰匙就迅速往學校的地下停車場跑去。

晴巳...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