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到第六天,燕然受不了了。

「我不要跟著你做啤酒巡禮了!」燕然摔酒瓶,爛醉道

「反正你都跟著我到最後了,多陪幾小時會怎樣囉?」

「不管!我說走就要走!」

天還亮著,燕然就已經喝到爛醉(其實才喝幾小瓶而已阿,貴志委屈的說),一個人慢慢的渡回晴巳的家中,回去的路上還碰見柊。

「你醉了。」柊皺著眉頭

「關你屁事阿。」燕然喝醉了,一改平時溫文儒雅的形象,這時的他脾氣暴躁,口出惡言。

「你現在要去哪?」

「回家阿......

燕然走著,柊居然跟在後面,跟著他回家。

「你跟來幹嘛?」

「我要看你是不是平安到家啊?」

見燕然一臉不相信,柊嘆了口氣,原本冷硬的表情有些放柔:「至少讓我關心你的狀態。」

...不准進來!」燕然還是回瞪了他

哼!我都拒絕了,你還搞曖昧!我就是要斷得乾乾淨淨!

燕然正要進公寓大門口,被柊一把拉出門,還被拉進一旁的暗巷裡。

「你做什...!」

「我本來想忍耐的,看見你剛剛看我的表情...我忍不住了。」

...我是在瞪你耶!你是被虐狂?

不要碰我...不要!

燕然掙扎著,但因酒精的侵襲下四肢無力,被柊輕易的壓向牆壁。

「你就...放棄吧!」

將燕然反轉背向自己,柊開始將手伸往燕然衣服裡,往上撫摸著胸前的裝飾。

「我不...啊!」是久違的、帶點色情的觸摸,燕然不禁哼了一下。

「這麼快就有感覺?你不是跟晴巳交往嗎?難道還沒做?」柊說著,手不停的在胸部圍繞著撫摸,另一隻手卻身向燕然的褲子裡。

感覺到自己的分身被握住,燕然卻無法掙扎。

「我不要......啊!」

「呵呵,原來你也會發出這種聲音啊?」

柊用力的握住燕然的分身,讓燕然驚叫了一下。

「不知道晴巳跟你之間是怎麼做的呢?是你在下還是他在下?」

「唔......」

柊漸漸的加快了速度與力道,手不停的描繪著燕然的昂揚,對這段時間並沒有發洩的燕然來說是一大刺激,才撫摸著一段時間就要迎向高潮。

強忍著射精感,燕然咬著下唇,手也不斷地握拳,藉由指甲刺進肉裡的痛感使自己保持清醒。

燕然因忍耐眼中泛淚,倔強的不肯落下,柊看到這一幕,先是驚訝,眼中漸漸失去溫度。

甚至比平常的冷度更冷。

「我要定了!」

柊粗暴的脫下燕然的褲子,將手伸進了燕然身後的蓓蕾:「比起忍著的表情,我還蠻想看到你落淚呢......」

燕然早已死心,在這種暗巷絕對不會被發現,再加上現在因為酒精四肢無力,無法逃脫......

「燕然!」

隨著這一聲喊叫,旁邊飛來了一個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柊的臉上,柊被這突然的力道揍飛了幾步之遠,卻也沒倒地。

少了柊的支撐,燕然立即倒向地上,被一旁出拳的人給及時接住了。

傳來的聲音,是貴志的:「我管你是學生會長還是什麼長的,竟敢這樣對待燕然......

「你怎麼會來?」燕然小聲的問

「你喝到爛醉啊!我有些擔心,看來我追過來是正確的!發生了這種事......下次我真的不敢讓你喝酒了。」

貴志誠心的道歉不知為何讓燕然有些想笑。

「讓你看見這種醜態.........

「我甚麼都沒看到啊!」貴志故意轉頭望向遠方,無視!

「...我記得你叫做貴志吧?」柊粹出一口血水,冷靜的觀察著

「你...知道我的名字啊?」貴至有些嚇到:「你該不會全校有哪些人都知道?」

「我是學生會長,這是一定的吧...」柊有些不解,彷彿這是常理

「管你是誰,你再敢碰燕然就得先過我這一關!」

柊偏著頭,無奈的嘆口氣:「被你這樣一鬧興致都沒了,如果把你打倒能換來燕然的青睞我會再考慮看看。」

說完他及其乾脆的離開,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燕然卻無法立刻收心,兩腳到現在還是無法站立,臉上的紅潮明顯地提醒他剛才發生過的事......

 

 

回到公寓之後,燕然一個人坐在客廳裡,周圍非常安靜,但心此時還在狂跳。

剛剛居然差點被別人得手,我...退步了嗎?

如果被保鑣看到的話......

燕然是曉得的,父親會派出保鑣決不是因為什麼「是家中獨子,要好好保護」這類屁話,他派出那些人只有一個目的,是要好好監視他,功力有沒有退步。

既然確定是獨子,那就更應該好好的監視著,並隨時提供危險,以確保將事業交給下一代時資質不會變質。

保鑣不會因為他喝醉而放寬標準的,而只要出現降低標準的事情,保鑣都會立即向父親報告,並帶著與父親連線的電話來到自己面前,燕然緊張得等待著,等待門口的門鈴響起......

叮咚......

燕然帶著任命似的表情前去開門,一開門......貴志一臉欠揍的站在他門口,手裡還提了幾罐啤酒。

貴志看見燕然的表情......趕忙伸出另一隻手:「我幫你帶了汽水...這裡還有些小吃,我可以進去嗎?」

「......不准。」

「怎麼這樣...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我可是好心幫你帶晚餐耶。」

燕然猛然轉頭,天空早已轉成暗紫,路燈都已經亮著了。

我...發呆了這麼久?

燕然伸手接過了貴志手中汽水和小吃,然後將門關起來。

「...不讓我進去?」

「你這個孽緣!今天不讓你進來!」

「讓我進去嘛......」

見燕然不肯開門,貴志小聲的威脅:「如果不讓我進去,你前幾天演睡美人的照片就會被我流傳出去......」

門後,靜悄悄的片刻,喀的一聲打開了

「...鞋子要記得脫...」

貴志一進門就毫不客氣得佔著客廳的電視,一開起就一直看著八點檔連續劇,原來是忘了繳有線電視費才來找燕然尋找物資,燕然嘆了口氣,轉身進到自己的房間,拿出手機撥打晴巳的手機號碼。

電話一打通,沒過多久就被接起。

「喂?」是晴巳的聲音,已經很久沒聽到了,這時聽到了感覺很欣慰...雖然不曉得在欣慰什麼...

「你一個人吃飯?」

「不,還沒吃。」回答的還是這麼簡潔有力

「科學展怎麼樣?」

「很好,看到蠻多東西...」

「什麼時候回來?」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似乎正在計算:「大概明天半夜吧。」

剛好在燕然表演完之後...

「沒事了,你早點睡吧!不管什麼展覽到了最後一天總會很多人呢,呵呵...」

「......你還好嗎?」

晴巳很能聽出不同於平常的地方,這讓燕然有些心驚。

「最近一直被灌酒阿,貴志那個白癡...找不到人玩就硬拉我下去一起喝,我都要掛了...」

「...你加油。」晴巳似乎煩惱著如何回話,久久才說出了這麼一句

燕然正準備要掛電話,晴巳又說了一句:「...我明天早上就回去。」

「咦?」

不等燕然反應就切斷了電話,留下了嘟嘟聲。

他...他居然不看展覽,選擇回來?

燕然又打回去,但一直沒人接,這下換燕然苦惱了。

我...我想去迎接他!

但是他會在哪裡下車?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