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正值夏季,雖然是處在夏日的晚期,還是有接近攝氏30度以上的高溫,是有錢、有閒,通常會想到地球的另外一半做些舒爽的度假,在澳洲某處的森林裡就有一棟別墅是為此而設計的,位置雖然隱密、建築物本身卻不怎麼簡樸,極盡奢華之能事的大,外牆上還刻著許多藝術品,十分的闊綽。

在建築物裡有間書房,在這裡靠牆的地方一定擺了個書櫃,只要有地方一定是充滿了書本,現在的資訊發達,普通人看到了一定會不明白為何會需要這麼多的書,這裡沒有窗戶,唯一的光源是電燈,此時有一個人在位於正中央的書桌上讀著書。

房門被人敲響,那名男子頭也不抬的說了聲:「請進。」,手也跟著翻了下一頁。

「老爺,我回來了。」一身西裝筆挺的人走了進來說道,語氣顯得有些懦弱,跟他強悍的外表呈反比。

「你不是該在曹勒斯那裡顧著嗎?」被喚做老爺的人問道,語氣平板,顯然不太關心這個話題。

「是的...我是被少爺趕回來的......」男子這時額頭上流下一滴汗,戰戰兢兢的回答著。

「那...你是被甚麼樣的方式給趕回來的?」

「回老爺...是被暗中突擊的。」男子已經連站都站不穩了,兩腳顫抖著。

老爺沒有回答,昏暗的燈光一閃一閃的,將老爺的表情遮著,但眼睛卻望像這哩,兩隻眼睛漸漸由暗轉紅,嗜血的紅。

「那你已經沒有資格繼續待在保全部門裡了,縱使你是部長。」老爺加強最後一句的語氣,冷冷的。

「可是...少爺已經強的太厲害了,不需要保鑣啊!」男子插嘴道,比起剛開始的幾滴汗水到現在的滿臉大汗,顯現出他的緊張。

「我可沒有命令你要制伏他,而是監視他。」老爺將書本闔上,兩隻手合在一起,透過縫隙看著他,「而你卻被發現了!我要的人才必須是集力量、智慧於一身的,而你卻傻傻的被發現了?」

「我可是身在500公尺以外的距離監視他耶!這是我的極限啊!」男子大叫著,早已失去剛才的冷靜與禮貌。

但伴隨著男子的無禮,老爺並未說什麼,男子正要繼續反駁時,查覺到胸前一股濕潤。

......血?

「補給部門的人不靠任何機械可監視3公里外的任何人,對我來說,已經不需要你了......」

 

 

 

 

此時的燕然,正坐在書桌前,愣愣的盯著眼前桌上的紙張。

今天是暑假的最後一天,必須在明天一開學就要上繳選課單。

「還是想不到嗎?」晴巳走進臥室裡,遞給燕然一杯冷飲。

「都是天氣太熱了啦!晴巳,開個冷氣吧!」燕然哀嚎聲不斷。

兩人現在正在晴巳的公寓裡,晴巳為了省生活費決定不開冷氣,將家中的窗戶全數打開之後,透進來的只有炎炎熱風以及不斷鳴叫的蟬聲而已。

「不行!上個月不該跟你一起去逛街的,不小心就......」看著角落邊堆著一座小山的衣服,晴巳嘆了口氣。

「那只有一點點好不好?」燕然大叫著,又拖了一件衣服掉,現在的他身上只有無袖短背心及短褲而已,衣服因汗水透濕,緊貼著燕然的身體,勾勒出完美的線條比例。

「是你要窩在我家的,既然要來這裡就遵守這個家的規定!」晴巳回嘴道,臉上已充滿不悅。晴巳也還是中規中矩的,但也只有短袖短褲,將近好幾個月沒修頭髮的他將頭髮留了些長,在前額部分的頭髮因為悶熱綁了搓沖天炮,正經間還帶點可愛。

「才幾個星期沒見,你的頭髮又長了些呢...」燕然摸著晴巳的黑髮,讚嘆道:「哇!好柔順!可以試著把頭髮留長喔!」

「不要,很像女生耶!」晴巳大大的反駁。

「沒關係啦,因為你是我的小公主啊!」燕然溫柔的笑著,將晴巳拉過來讓他坐在自己的膝蓋上。

晴巳雖然羞赧,卻也沒抵抗,他瞄了眼桌上的紙,嘆了口氣。

「又在為選課的事情煩惱?」

雖然在大一下學期時還是全選了,但語文方面的課程比其他科目要選多了幾門,中川以為他立志要讀文學才放過他。

「還是照樣選語文好了。」燕然喃喃的說,填寫上去。

「你得選些自己喜歡的阿。」

「我喜歡阿,因為很好過,功課又簡單。」晴巳認真的問,燕然則認真的回答。

「唉...我現在心情好煩躁,給我些甜頭吧?」將手伸進晴巳的衣服裡,燕然小聲說著。

「現在還是大白天耶?!」

「哼!戀愛可沒有分白天或黑夜喔!」

晴巳還想再說些甚麼,燕然早已用舌堵住他的嘴,燕然將舌深深的伸進晴巳嘴裡,讓他只感覺自己、只要我、只想著我,舌與舌間互相交疊著,不多時晴巳早已臉紅氣喘。

「你已經有感覺了?」燕然笑著問。

晴巳則害羞的說不出話來,燕然見對方沉默,馬上把晴巳的衣服拉開,由於他坐在燕然的腿上,胸部的位置剛好和燕然平行,也就順勢的逗弄著晴巳胸前的挺立。

「你...啊!恩......」

晴巳在貝燕然的舌頭碰到的那一剎那,整個身軀像貓似的弓了起來,嘴上也開始了呻吟,燕然舌頭逗弄著一邊、另一邊則用手,一直揉著這兩處挺立的地方,漸漸的兩處都轉為粉紅、誘人可口的。

「恩......啊!恩......阿......」

晴巳嘴裡有止不住的嬌喘,讓燕然在心底邪邪的笑著,他靠近晴巳的耳朵,小聲的說:「如何?我的技巧有進步吧?」

「你...啊!」

晴巳要說話的同時,燕然就將晴巳的褲子退到膝蓋之處,自己的腳將晴巳的腳分開成兩邊,讓中間的昂然能夠更明確的顯露出來,才經過剛剛的逗弄,晴巳的分身早已經處在半硬的時候了。

「你看看,我才摸一下下,你就這麼有感覺了?」燕然伸手撫著晴巳的分身,輕輕描繪出它的線條,而晴巳只要低頭看就會見到這一幕,趕緊閉上眼,讓自己的羞恥和害羞能稍微降低一點,但心卻止不住的狂跳。

見晴巳不說話,燕然伸手套弄晴巳,開始了上下運動,時強時弱的撫著。

「阿...恩...阿......」晴巳想用手去擋,卻被燕然抓在後方,整個身體動彈不得。

不知不覺的,晴巳變的一開始的呻吟,到後來的嬌喘,腰還自己扭動了起來。

「我...好熱...好燙......」

晴巳轉過身來,撲進燕然的懷裡:「我還要,我要......」

「要甚麼呢?」

「......」這已經在他的底線了,不管怎麼誘導他,晴巳就是開不了口。

「呵呵,還是一樣的這麼惹人憐愛。」燕然笑著。

把晴巳的腰扶起,讓他的上半身靠在書桌上,臀部就這麼露在燕然面前,燕然的手指移遊在晴巳的雙丘附近,摸過的地方都讓晴巳的內心鬱悶著,卻在毫無防備之下一根手指就這麼的伸進晴巳的身體裡了。

「我來幫你按摩一下。」燕然壞心的笑著,晴巳感覺有異物一直在體內搔刮著,全身感覺到不對勁,卻又不會不舒服。

「燕然...燕然......啊!」又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塞了另一根手指進來,配合著燕然從書桌裡拿出的潤滑劑(晴巳:「那些東西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口=!?」),按摩著晴巳的洞口。

「晴巳那裡好棒,把我的手指夾的這麼緊。」燕然故意在晴巳耳邊,一字一句的說得很清楚,晴巳瞬間紅了臉,本來就非常紅了,這時像番茄一樣。

感覺異物全沒了,燕然將手指全數撤出,卻立即用自己的分身代替,埋入晴巳的身體深處!

「恩好熱……燕然……

晴巳的意識漸漸模糊,快感席捲至全身。

和燕然相處了快一個暑假,只要有空燕然都會帶著他出去走走,博物館、海生館,都是些富有教育意義的地點,只到晴巳感興趣的地方。

但每次回到家之後不外乎就是做些情色的事情這讓晴巳感到頭痛。

也不是說不喜歡,但是每次都讓燕然得逞,總覺得很不甘心,但是最讓自己無法相信的就是,自己居然會很有感覺!!

因為對這方面的事都不懂,晴巳就讓燕然自己來,從未要求他要觸碰哪邊才比較舒服,燕然卻自己發覺到並有意無意的碰觸著……

更糟糕的是連自己都不曉得的地方,燕然也發覺到了……

「恩燕然我要去了…………

晴巳先到達高朝,燕然笑著:「這麼快就不行了嗎?」

「什麼?」

每次都是這樣,說的非常露骨……

「我可是還沒有解決完喔…」燕然說道,並更激烈的搖晃著腰。

「恩嗯!阿……」晴巳又開始止不住的喘息著,本來以軟的分身又再度硬起。

「這次會讓你更舒服……

燕然在晴巳耳邊說道,語氣充滿著情色……

「你……

晴巳轉頭,想要回嘴,卻又發現到,燕然的眼睛有些許變化。

已不像之前那次的明顯變化,卻一直有淡淡的、不明顯的紅色在褐色的瞳孔邊圍繞著。

真的很奇怪,但卻又被它吸引著。

不想再多去想,晴巳將自己的意識交給燕然帶來的情慾裡……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