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第一次看到你心情這麼差...」

燕然與貴志兩人又窩在圖書館,最近才發覺圖書館是真的不會被打擾的地方!沒甚麼人會來、沒人管、只要不吵到別人小聲說話都OK,這裡變成了燕然第二個躲人的好地點。

「我跟學長告白了...但他飛也似逃走了......」

「你一定是用錯方法了,你講了哪些話?」

燕然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貴志,貴志的臉瞬間黑了一半。

「你...你居然對他做這種事情!」

「因為...就順勢......」

「你怎麼知道對方是真心的?你可能因為做了這種事而傷害對方耶!」

「你也不必發這麼大的脾氣吧?」

「他也是!也不顧我的意願,直接問我是有這個意思就把我給...嗚嗚嗚,你們這些人都一樣~~~~」

貴志一邊哭一邊收拾東西直接離去留下錯愕的燕然。

 

「你還在生氣?」

中午兩個人又在秘密地點相遇了,兩個人也只能到這個地方用餐,自然而然就會遇到了。

見晴巳撇頭不說話,燕然靠得更近些。

「對於上次的事情,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所以你別在生氣了,好嗎?」

晴巳偷瞄一下燕然,見燕然用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他,迅速撇頭。

「我不生氣,但我還沒原諒你。」

那就是還在生氣的意思嘛,燕然苦笑著。

「下星期博物館要舉辦科學博覽會,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你不是對科學方面的不感興趣?」

感覺燕然好像對所有東西都不感興趣,晴巳不太確定的問道

「喔,那是因為學長喜歡科學方面的,不是嗎?」

講這句話時燕然突然靠近晴巳,讓晴巳手足無措

「靠太近了!」

「那是因為這樣才能親到你阿。」

不等晴巳抗議,燕然用嘴就將晴巳制伏了。

想當然爾,又是一個巴掌打過來。

晴巳整張臉紅透透,不等燕然留他他就先跑掉了。

「算嚕,就當他已經答應吧。」燕然心裡竊笑著

 

 

下午,燕然走進教室,見週遭氣氛詭異,每個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著他,甚至有人暗地流淚,讓燕然無法理解。

「燕然...」貴志在教室最後邊,招招手要他過來。

「現在是怎麼了,我有發生甚麼事嗎?」燕然隨手抓了張椅子便到貴志身旁坐下,低聲詢問著

「我才想問你哩!你跟你學長之間的事情有跟其他人講過嗎?」

「沒呀!我只跟你說而已。」

「喔...那可能是森治那個大壞蛋了。」

「森治?」

「吼,你跟人家見面這麼多次,居然都不記得對方的臉?就上次你說在實驗室亂撥水的那個學長啦!」

「他?他說了啥啊?」

「他說你被晴巳學長魅惑,正要一步步走向之前過世的學長後塵了,可是當我問他之前到底發生甚麼事情,森治大混蛋卻又閉口不談,難道這些人這麼想把晴巳學長搞死嗎?」

「我要去找學長!」

燕然立即起身,卻被貴志強行拉下。

「老師已經來了,等放學再去吧,這個老師不好惹。」

「嘖!」

燕然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但這節負責教授的老師卻是學校的副校長,惹不得。

「先等放學吧......」

 

「什麼!?晴巳並沒有上下午的課?」

放學後,燕然為了確認晴巳的行蹤來到生活輔導室,輔導老師翻著今日剛到的點名簿,嘴裡喃喃的說:「真是奇怪,通常今天的這幾節課都會在呀,他是個難得一見的乖學生呢。」

「老師,可以告訴我前幾年,學長、或者是這間學校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燕然問著,內心藏了滿滿的疑惑

「恩...這算是晴巳私人的事情,晴巳希望我們不要公開這件事情,如果他沒告訴你,我想我不便多談。」

老師的堅決令燕然有些錯愕「可是他可能會受到生命危險,有學長意圖要傷害他......」

「你是說森治那個大壞蛋吧?我早已嚴重警告過他了,下次如果有切確證據請立即告訴我,校方會處理的。」

步出生活輔導室,燕然有些擔心,連老師都說森治那個大壞蛋,更讓燕然的心無法平復。

總之,先到秘密地點看看吧。

「燕然!」貴志在遠方叫著

「我剛剛看見森治那個大壞蛋領著幾個人剛從外面回宿舍,你要不要先去看看晴巳學長,我有些擔心,森治的臉上居然一直顯露著笑意,我怕他可能又對他做了甚麼事......」

「你跟我來!」

燕然和貴志兩個人狂奔著,來到了校園角落的那個秘密地點

「還有這樣的地方,你居然不告訴我!」

「噓!」

兩人輕手輕腳的往裡面探,發覺到有個捲曲著的人影......

「學長!!」

燕然一個箭步衝上前,將倒在地上的晴巳抱起來

「誰?燕然?」

晴巳現在的狀況可說是十分的慘烈,身上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口,甚至連衣服都被扯爛,頭髮散亂著,額上帶血,流下的血讓晴巳無法看清。

燕然立即將晴巳打橫抱起,貴志急忙的在前面帶路:「快!保健室往這裡!」

兩個人沒命的狂奔引來不少人注目,但看見其中一人抱著正在淌血的人全都瞪大了眼,大家都在議論紛紛。

「晴巳!你加油點,老師已經幫你叫救護車了!」

「......」

 

「學長~~這是今天剛出爐的~新鮮小圓麵包~~」燕然像是在跳芭雷一樣,轉了好幾個圈之後停在晴巳眼前,將裝了滿滿一包麵包的袋子遞給晴巳。

「你是不用上課喔?」晴巳躺在病床上,煩躁的說

晴巳目前恢復中,但是全身上下包滿了繃帶,不知道燕然用了什麼方法或著學校向醫院說了甚麼,趁著此次機會把全身上下的傷疤都弄掉,本來兩個星期就可以出院,現在卻搞到一個半月

「今天沒有課~~~」燕然一邊哼歌,整個人伏向晴巳身前

「由於沒去成科展,那趁著兩個星期後出院的假日,我們去海洋博物館吧?學長除了科學好像也蠻喜歡生物方面的研究~」

「胡說,」晴巳揮開燕然那隻不聽話亂摸的手,將擺在床邊的《海洋生物圖鑑》收回櫃子裡。「如果你堅持,要去也不是不行。」

「那就星期六早上九點囉?」

燕然歡呼了一聲,整個人在病房了樂得團團轉,看的連晴巳也笑了出來。

「去個海生館也搞得像小孩子出遊,你幾歲了啊?」

「呵呵...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笑呢......」

燕然微笑著看著晴巳,晴巳立即用那一大包麵包遮住自己的臉。

「我才沒有笑!」

不管晴巳的反抗,燕然一直笑著。

燕然很想知道晴巳現在的表情,偷偷的坐在床的一隅,將那一包礙眼的麵包擱下

晴巳鬧著彆扭,撇頭不去看燕然,但從燕然的角度來看,雖然沒有看到臉,卻看見晴巳的耳根子都紅了。

環手輕柔地抱住晴巳,燕然輕聲說著:「我喜歡你,晴巳......」

微風吹進單人病房裡,偶爾傳進鳥叫聲與樹葉摩擦聲互相交替著,晴巳任由燕然抱著,燕然則是重複說著足以將人融化的話語。

「喜歡你...」

「為什麼要喜歡我?」

「恩...要怎麼說呢?你全身上下都吸引到我?還是要我說些更噁爛的?」

「你也知道噁爛!」

一整天兩個人嘻笑互罵著,東南西北都說過一遍,過了許久時間,燕然的手則從未離開過晴巳......

 

-未完待續-

哈哈......

關於"那方面"的事寫的好害羞=   =

第一次寫,寫的不是很好

請多指教XDDD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