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道爾完全不想處理這裡的事情,將這些龍人交給龍爺之後逕自帶著子揚回去

今天清晨這裡唯一的房客已經退房,今天本來預定要住房的...大概都被那一狗票龍人給嚇走了,隨意地在門口掛上準備中的牌子,從頭到尾懷裡的子揚是出奇地安靜

走到旅店裡附設的醫護室(保健室等級),坎道爾才輕輕將他放在一旁給病人休息用的床上

兩個人之間氣氛頗為凝重,一直擴散的靜讓兩個人陷入沉默,這時候應該要安慰對方、或者是詢問有無任何受傷的地方,坎道爾問不出來,此刻的他正陷入深深的愧疚,而子揚沉浸在自己的回憶裡

看得出來子揚心不在焉,坎道爾拿出一旁櫃子裡的備用薄單,為子揚批上:「我去幫你拿衣服來,這樣是會感冒的。」

指間無意的觸碰,帶給子揚很大的震撼,他用力地甩掉坎道爾的手,被單無聲無息落在地板上,隔開了兩人,畫出區域,似是刀割,斬斷坎道爾給與的關心

隔了一會兒,子揚才驚覺失禮,連忙將被單撿起:「對不起,我...我只是被嚇到了。」

坎道爾則是想著和子揚不同的方向,他一個妖不能對人類這麼親密,就連他之前的獵物他也沒對他們如此寵溺,有什麼一直在影響他的行為

這個影響不是子揚天生散發的催化劑、也不是來自於自己的飢餓所導致的失常,是真的有什麼意念或是思想正在改變他的習慣、他的作風

時間是會改變一切的,坎道爾並沒有發現這一點

坎道爾遲遲不說話,子揚以為他生氣了,只是裹著被單,等待他的下一步

...那個龍人有碰到你什麼地方嗎?」他終於開口了,聲音夾雜的疲憊的沙啞,光是聽就覺得累了

又不是柔弱的女孩子,男生被看到光裸的上半身又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子揚只是輕描淡寫的回答:「制服破了而已,沒什麼大礙的。」

「沒事就好。」拍拍子揚的頭,坎道爾馬上轉身離去:「我去整裡一下前院,也可能會有警察前來關切,等等你就直接回自己房間休息吧。」

剩下子揚一個人的醫護室,為了能夠讓人明顯的認出它是間醫療室,裡面所有東西都換上了純色的白,讓人覺得平靜安詳

子揚最討厭的顏色

白色,純潔安詳,可以輕易地閃現他所厭惡的過往回憶,閃一下代表仇恨、閃一下出現憤怒,亮到最高點時總是能揭穿全部疑慮,把所有黑暗的現實硬是推到自己眼前

人就是白色,輕易地可以染上任何顏色,所以他討厭白色、他討厭人

清理前院混亂的同時,坎道爾一直在思考

人手不足一直是這裡的最大弱點,他不可能每一次每一件事都得要自己親自處理,這陣子雖然讓他打鬥的能力大增,但體能一直衰弱著

他還欠修的薪資,他可不要沒了體力還要被修玩弄到死去活來......

他必須要有幫手,但要的不是人多勢眾,而是精簡,一個人就代表了百人的能力,再借由召集這類人,讓他們再自行去選出自己的下屬,他們的下屬再自行召集保護這個集團的部下,這種樹枝狀的成長方式是最可靠且最能保證實力的方式之一

「所以你要跟我借我家孫子就是這個原因?」龍爺不悅的說,隨手剝著一顆柳丁。處理完那群龍人之後龍爺又回到後花園,擺幾張桌子椅子繼續他的上午茶...

「雖說他是您的寶貝孫子,但按照輩分層級,他必須聽令於我,我只是基於禮貌才跟您問候一聲。」

「那是按照你們吸血鬼的層級去算,龍族中德瑞肯早已具有男爵的身分,他可是比你再高一個階層喔。」拿起另一顆柳丁,龍爺優閒的剝皮吃著,德瑞肯坐在一旁優雅地喝茶,他根本就不必擔心自己會成為他的下屬,他還沒全世界玩透透,怎麼可以就這樣被束縛在一座小小海島呢?再說爺爺根本不可能答應讓他成為吸血鬼這類害蟲的下屬

「聽說......"那位大人"總是很喜歡找您下西洋棋...

德瑞肯彷彿聽見有什麼東西斷裂了一聲

「因為最近都有我們的女王陛下被他硬拉著在他的臥房陪他,所以才能讓您出來到人界透透氣,要是我不小心"失蹤",女王陛下必定會親自到場查看,這樣或許您又會被"那位大人"召回陪他下西洋棋......

「爺爺...?」

德瑞肯看到他的爺爺從本來是優閒的表情一瞬間轉變成慘絕人寰的臉,他第一次看見爺爺有這種樣子

「德瑞肯,這幾年你就在坎道爾身邊做事學學經驗吧。」

「什麼?但是...爺爺...

「沒有但是!」把德瑞肯拖到角落,龍爺在他耳邊輕聲囑咐:「你就趁機在他身邊多安插我們的人手,等時機一到這裡就會變成我們的,到時候就可以和"那位大人"邀功,說是我們做的!」

「喔喔喔!真不愧是爺爺!」

其時您只是不希望陪他下棋吧?德瑞肯冷靜的在心裡默默吐槽他......

「但是他萬一有什麼個三長兩短就要你的生命來陪葬!這可不是直接說"任務必經的過程"就可以了事的事情,德瑞肯死了我照樣要你一命抵一命。」

「是。」

龍爺走了之後,坎道爾默默的看像德瑞肯

「我不要。」這是他預料之中的反應

「我憑什麼幫你?你看起來沒力量也沒智慧啊?」

沒想到德瑞肯這麼衝,這倒是出乎坎道爾的意料之外:「真的沒什麼辦法說服你幫我?」

「那你說說看你最自豪的事或是豐功偉業之類的。」

坎道爾莫名的沉默了下來,他回想著他這千年的人生,除了到處找東西吃之外好像就沒有了?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也是那一位命令才開始充實的人生

在這之前,就如同外界對吸血鬼的描述般,像個活死人賴活在這世界上

「要我跟隨你這種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米蟲簡直是天方夜譚!」

德瑞肯不給坎道爾反駁的機會,逕自往外走,留下陷入思考漩渦的坎道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ya 的頭像
miniya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