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以非常不愉快的狀態下結束了,子揚的同學們被施法昏迷,只得讓他們自己去睡到自然醒,坎道爾把他們搬到其中一間包廂之後就不再搭裡,他心浮氣躁地到處檢查著夜店各個角落,就連愛偷閒的莉莉這次也不敢偷懶,幫忙坎道爾注意其他的小細節

這次真的鬧大了,得罪了三個種族,尤其是龍族,就算分成了許多派系和血脈,源頭都同樣來自於龍爺,但這次坎道爾是不會讓步的。

「他們的事與我何干?」早餐期間,優閒地在吐司上塗抹奶油的龍爺默不關心

「我還殺了您的子民,您都不生氣?」

「我當然生氣。」咬下吐司,酥脆的聲響伴隨著具有威嚴的龍吟:「但你要怎麼賠償我?一命抵一命?你要以死來換取我寶貝後代的生命?現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完成"那位大人"所交代的任務。」

「那麼此事便是執行任務時必經的過程。以後要是發生類似的事件只需這樣處理即可,有了千歲的歲數卻仍是不懂得怎麼應變嗎?子爵?」

坎道爾告退離去,龍爺在他身後大叫:「怎麼不請你們的"女王"幫忙?哈哈哈...」

「爺爺,什麼女王啊?吸血鬼不都是特立獨行嗎?」

說完後德瑞肯隨即遭到龍爺一個拳頭

「那是"女王"的命令他們才特立獨行,他跟我們一樣,也是有族群的......」

坎道爾臉色難看地回到旅館裡,真是囉嗦的老頭子,只是來跟他報備一下而已就被認為沒能力,下次如果"不小心"殺了宗家的龍,他就套他的話,執行任務所必經的過程!

居然還敢扯到他們的女王,那個該死的老頭子最好在這樣雞婆下去......

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完成,他要建立起屬於他自己的威望與名聲

背叛...只要有一次就夠了......

「坎道爾...」經過某間房間時子揚發現到坎道爾:「這間房的浴室送水有問題,我不太懂水管的管線,你幫我看看。」

「會不會是哪邊漏水了?」坎道爾打開浴室角落的暗門,可以直接看見牆壁內部的管線構造

「並不是水管的問題。」

「那就是蓮蓬頭囉?」子揚試著打開,出水口只是悽慘的發出一些噗嚕嚕之類的水聲之外就沒動靜了。

「算了...就直接更換新的,我會請人來修。」

兩人一起將浴室整理好後,子揚留住坎道爾,他嘟著嘴,眼神瞥向另一頭

「昨天晚上...謝謝你了......」說完之後子揚迅速離開現場留下坎道爾一個人

那句話講的極小聲,眼尖耳尖的坎道爾可是聽的仔仔細細,多日來皺著的眉頭舒緩開來,僵硬的表情漸漸開朗了起來。

修用完早膳後從廚房走出來,遇見坎道爾就看到他這副德性:「噁...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什麼~阿~~」

這老男人...怎麼還是這麼幼稚阿......修搖頭嘆氣

不過這好心情也才維持了十分鐘,門口傳出嘈雜的聲音馬上打斷了坎道爾

數十個人圍在旅館門口,把本來要預訂住宿的客人們給堵在外頭無法進入,子揚守在門口,整個人怒氣大發:「請離開,你們已經打擾我們做生意了。」

「那就是我們的本意。」為首的那個人,全身罩了黑色的布料,但聲音鏗鏘有力的從裡面傳了出來

「怎麼了?」坎道爾從裡面出來,將子揚護在身後問道

「就是你吧?昨天居然敢叫我們的人做雜事,還殺死了我們的人!」聽他這樣講,應該是跟昨晚暗影龍一族有關係,想必是來報仇的。

「我昨晚就有發布公告,那一晚要做人類的生意,是你們自己不長眼睛還硬要過去,違反規則的人就是有那種下場!」

該死...要不是現在太陽這麼大我老早就把這群礙眼的傢伙通通丟到馬桶的廁所裡沖掉了!坎道爾忿忿的想

子揚看了看坎道爾,再看了看天空,他脫下了自己制服的外套罩在坎道爾頭上

「謝謝。」坎道爾不忘道謝,但對方看在眼裡就知道了。

「原來這一區的主是個吸血鬼,看來我們來對時間了,本來還在想早上對我們不力,有人比我們更不力。」

「把這裡給砸了!就像他對待我們的兄弟那樣對待他所經營的據點吧!」

所有人一擁而上,每個人都往店裡頭走去,來一個坎道爾就踢飛一個,雖然爆發嚴重的肢體衝突,但寡不敵眾是主要原因

「我想起來了,是昨天晚上的那小子。」昨晚有到夜店的龍人看到子揚便興奮的將他抓過來

「放開我!」那隻龍人憑著比他高大的身材將他整個人攔腰抱起,子揚驚聲尖叫之餘身體仍不忘努力掙脫

「子揚!」坎道爾想去救也來不及,他被至少幾乎十個人左右給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昨天晚上沒有得逞,今天我一定要將你得到手!」徵詢了那個黑袍人的同意,龍人邪笑著將子揚推到旅館的牆壁去,動作極其粗魯,子揚見站在遠方的客人們每個人都拿出了手機,卻不是撥給警方,而是試圖將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給拍下來,拿照相機的攝像機的都有,興奮的一群人議論紛紛不錯過任何一個場面,在討論會有什麼結果之餘叫其他人趕快呼叫警察,而被指名叫警察的再趕快叫站在他身後的人叫警察,之後便不了了之

受夠了

似乎有什麼影像...又再度撥放了一次......

「不要!」子揚想要掙扎,但身體被禁錮住的他只能無助地搖著頭,髮間散出的香氣再加上龍人將他的衣服撕碎,似乎有什麼東西飄散開來了。

「好香...好香的味道!」最先有感覺的是全身罩黑衣的人,接著才是其他的龍人

這些龍都是歲數在一千歲以下的新生代龍族,照龍爺所說根本不可能聞過依蘭之香,所有人的症狀和德瑞肯一樣,只是發了瘋的往子揚方向衝去

「子揚!」壓住坎道爾的人也衝過去,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哇~怎麼會這樣!」剛剛才將夜店的事情忙完從山頂回來的莉莉,隨手拿起一旁的掃把當做棍棒甩,一甩就是好幾隻龍人,把膽敢碰他主人的人通通打斷筋骨:「主子,還好吧?抱歉莉莉來晚了。」

「不礙事......跟我一起把他們都宰了吧......」

「梢等!」

龍爺的聲音從正門口傳了出來,身邊跟著攙扶他的德瑞肯,雖然動作緩慢,但此時無法用語言訴說的壓迫感一瞬間爆發了出來:「只殺了一兩個主要鬧事的傢伙我可以原諒你,但你現在是怎樣?打算把我的後代都殺了?」

「他們都是新生代龍族,從未聞過依蘭,現在他們都發飆了那就請龍爺來擺平吧。」坎道爾直接採取不管政策,既然殺了他們等於與龍爺做對,那他就什麼都不做,讓龍族的聲望降至底層

不過對龍爺來說顯然簡單多了,他直接發出龍威,就足以把這些幼龍給壓到現出原形,在遠方觀看的人類們這時才尖叫著逃開。

這當中也包括壓倒子揚的龍人,坎道爾用力將他推開奪回子揚:「你沒事吧?」

子揚什麼話都說不出口,只是拉著還殘留在身上制服的殘骸,不斷地顫抖

「還是老人家比較能夠管教!」莉莉看著這些跪滿一地的龍族不由得這樣說,完全沒有認知她才是那個需要被管教的調皮下屬。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