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半夜,是妖魔鬼怪活動力最旺盛的時候,坎道爾換下身上的西裝、穿上了狂野的搖滾襯衫,準備要翻窗出去巡視夜店,敲門聲響起,來敲門的很難得是那彆扭的可愛小獵物,對方自動送上門來坎道爾就沒有心思放在正式上啦,召來一隻小蝙蝠將不能到現場的消息傳給莉莉後便開心地前去開門

「帶我一起去!」子揚一見到坎道爾就拋下了爆炸性宣言

「我說...你應該知道去那邊的人類只是糧食吧?」

「我知道!」

「那邊全都是妖魔鬼怪你知道嗎?」

「恩。」子揚十分堅定的點頭

「為什麼要跟我去呢?」

子揚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那個老爺爺...不是普通的妖怪吧?你又要經營夜店又要分神幫他們帶路......再加上你最近總是很忙,我想說也該去實習一下了,萬一你沒有空或是有事情要離開的話...」

子揚自己講的語無倫次,好不容易結結巴巴的講完一大段話,抬頭偷偷瞄了一眼坎道爾只有看見他的似笑非笑

「你...幹嘛啦!不想要我幫忙就算了。」子揚氣呼呼地走向門口,他一定是得了什麼被害妄想症居然要去幫那隻變態死蚊子,心裡一直大嘆自己腦筋不正常。

只是...私底下從來沒有見過坎道爾有過真正的休息,自己到是每天都8小時睡得很爽,他想幫他的忙,至少在他生病或受傷的時候能夠幫忙分攤一些公務。

被子揚打開的門坎道爾把他推回去,子揚轉頭又看見了坎道爾那捉摸不定的笑容,但這次是洋溢著喜悅的情緒

「小揚揚為了我如此得著想,我好感動阿......」

「你從哪裡學會這種講法的?都幾歲了還這樣講?!好噁!」

子揚來不及抗議就被坎道爾抱在懷裡,熟悉的熱度迎面襲來,那個奇怪的夢再度顯現在子揚的腦海中

如果就這樣...順著那個夢走下去...好像也挺好的?

坎道爾用他那迷倒眾生的魔幻紫眸對著子揚,見子揚就像誤食春藥般等待轉大人的小孩,那水亮而模糊的眼眸讓坎道爾一直浮現犯罪的思想,如果就這樣繼續上次未完的事情坎道爾是十分樂意的

兩人對看了好幾十秒,倒是情緒被操控的子揚最先忍不住,撲上坎道爾對他的臉一直又舔又咬的,沒做過加上沒看過讓子揚的動作變得很暴力,坎道爾苦笑了幾聲,將子揚的衣服退去一半。

月光下粉嫩誘人的頸間變的更加引人遐想,配上那形狀很好的鎖骨更是最上極品,已經餓很久的坎道爾再也忍不住了,每晚每晚與夜店的人交合與進食讓他覺得味如嚼蠟,現在一道甘醇純淨的美味大餐就這樣展現在自己眼前,他無法忍。

但他還是停住了......

銳利的尖牙與利爪就這麼停在大餐前的幾毫米,最尖端甚至刺破了子揚的肌膚、流下了鮮紅欲滴如玫瑰般的紅

他還是停住了!

將子揚催眠讓他沉睡,坎道爾把他照顧得服服貼貼,讓他在自己床鋪上睡得香甜,沉穩睡覺時胸間的起起伏伏、從他體內傳出規律運動的心跳聲,甚至還有血管運輸血液時那通行無阻的水聲,野性挑戰理性,這是多麼艱鉅的一場戰役......

每晚每晚都是這樣,他總是在最關鍵的一秒停住利牙、取而代之的則是落在子揚額上那溫柔的深吻,今晚也不例外,在習慣的位置上烙上代表所有物的霸道之吻,坎道爾翻窗出去,留下進入甜蜜夢鄉的子揚...

 

"星空"照樣高朋滿座,就算場地已經十分寬廣了還是找不到路可以往前進,裡面混雜了形形色色的人與魔,每個人隨著電音舞曲搖頭晃腦、緊緊貼著對方想受沉淪的快感,或者是倚靠在場地邊緣的吧檯邊,小酌幾杯吸血鬼精心調製的酒與血,順便物色看看有沒有心儀的對象。

修今晚穿著一身皮衣,緊身的衣服讓身體線條更加凸顯,尤其這種塗上亮光漆的衣服最能反射店裡頭照射下來的霓虹燈光,眼睛在瀏海的掩飾下環視全場

「坎道爾今天沒來?」

「他有來~」莉莉也穿著跟修同樣款式的衣服,只是上半身布料太少,胸前的那對雄偉有些呼之欲出、十分危險,她搖了搖頭,附耳對修說:「真奇怪,剛剛還傳訊息給我說今天要翹班,誰知道下一秒他就出現在這裡。」

「他好嗎?」

「看起來不太好,這幾天都沒怎麼睡的樣子,也很少進食,連我都開始擔心了!」

吸血鬼是長生不死的沒有錯,但如果因外力因素而死亡的話,除了會灰飛煙滅之外,被他塑造出的吸血鬼也會跟著消失,這就是賜給下屬的絕對忠貞,讓他們無法背叛主人亦或是刺殺主人

「他人呢?」

「剛剛才離開。」

在這個夜店還附有隱密的包廂,對人類來說,如果有伴了可以在包廂裡做進一步的認識,對妖魔來說就是最隱蔽的餐廳了,雖然妖魔會吃人,但大多都會有所節制,只會吸取其精力後就放走,這樣食物才會源源不絕一直送上門來,當然吃完之後會對食物進行記憶消除確保不會出了什麼亂子。

在酒吧上有20個燈,代表包廂數量,閃綠燈就代表閒置、閃紅燈就代表進行中,如果有客人要求要包廂則會由服務生帶領進房,修稍微看了下包廂的燈數,嘆口氣說:「他現在應該在吃飯,還是不要打擾他的好。」

「不是在吃子揚嗎?」

「不是。」

「這樣不行阿...」莉莉擔心的絞著手指,修則無奈的擺手:「那是他的事情,他愛怎樣就怎樣吧。」

果真如修所言,在其中一間包廂裡,坎道爾正在進食

他正擁抱著一名男性,對方是隻剛成年的烏鴉精,烏鴉精背抵著牆,緊緊環抱住坎道爾,嘴裡一直發出嗚噎聲,兩腳勾搭在坎道爾的肩膀上讓他方便進入後庭,興奮的感覺持續上升,烏鴉精已經忘我到翅膀忘記隱藏起來,背上的翅膀隨著前後搖動的節奏不停地拍動啪搭響

「不...阿...阿......小的真的不...不行了.............」

「你不是說要進入大人的世界?怎麼這麼快就不行了?」坎道爾梢梢從烏鴉精的脖子上移開,雖然是滿嘴的鮮血但還是保持著優雅的儀態,紫眸在微弱的霓虹燈光照耀下顯得十分耀眼,將烏鴉精迷到整個神魂顛倒

「那...那您多動些...吸少些......不然小的不曉得能不能撐到最後......」烏鴉精泛淚的墨瞳似是在祈求坎道爾的仁慈,坎道爾裂嘴一笑,烏鴉精以為他答應了,正待滿心歡喜的接受這個地區最偉大的魔的寵幸,卻聽到更為殘酷的話語

「攔截我的使者的是你們那一族的式神吧?居然敢挑戰我?」

「小...小的和這件事完全沒有關係......」烏鴉精慌亂的說:「只...只知道那是長老們為了要簽訂契約而必須達到的條件。」

「什麼條件?」坎道爾腰部突然地劇烈搖動,烏鴉精被這突然的刺激嚇到:「是...是他們為了鞏固自身勢力...阿阿......與...與別......別族簽定的聯盟條件。」

「和哪一族?」

「不...小的真的不知道了!阿哈...哈......憑小的的階級還無法得知這麼重要的消息。」

「乖孩子,」坎道爾嘴又移回了烏鴉精的脖子邊,利牙毫不留情的刺入早已被自身的血所染紅的頸項,同時節奏更為加快了些,烏鴉精整個狂吼亂叫,完全成為了快感與痛處的俘虜。

「但我不能放你回去了,你已經知道我正在探查......為了關緊口風,你應該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吧?」

「呀~~~~阿...哈阿....阿阿......」

兩人一同達到高潮,於此同時坎道爾吸乾了烏鴉精所有的血液,烏鴉精便在狂亂的刺激中漸漸碎裂、變成一堆碎末

「感謝招待。」

 

 

===

寫到最後一段小ya整個心花怒放阿~((圍毆XD

找個時間把這一段畫成插圖好了~

 

希望有很多迴響=w=///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