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侍完那兩條固執的龍之後,坎道爾這才像是獲得救贖似地窩回他的櫃檯,真可笑,他可是妖魔哪,怎麼可能會有救贖這種不合常理的事情發生呢?

雖然這是一家大受好評的民宿,但這期間不是旅遊旺季他們也是會有很多空屋來養蚊子,斷定今天一定不會有顧客上門,坎道爾在門口掛上休息的牌子變到處溜搭了

才剛被精神轟炸的他,現在要來找他可愛的獵物逗弄一下才是

找了有段時間,他才在後院的庭院裡找到子揚,他現在正在照顧植物,澆澆水、除除草之類的

在坎道爾眼前正上演著奇怪的景像,要不是坎道爾是魔,早就對這樣的景像習以為常,一般人看到不嚇死才怪

子揚正專心地剪著樹上雜亂、有可能妨礙生長的粗枝雜葉,他那撫弄花草的模樣真是十分妖豔,讓坎道爾很想當他那手裡的花被他摸著,但...身後的花朵樹木卻各個離開了他們生長的位置...各位沒有搞錯,他們都離開了他們生長的位置

只見這些植物們硬是將自己拔出土壤,靠著根部或枝枒奮力地往子揚的方向磨蹭過去,恨不得自己再多長幾條腿能夠跑跳似的,每個花花草草這種不管自己只為了觸摸子揚的模樣就連活了好幾百歲的坎道爾也很少看過這樣的景象

記得上一次看到已經是七十年前的事了呢......

「子揚,你還在忙啊?」

聽見有人在叫他,子揚趕緊回頭,才一轉身,那些離家的花草們便又回家了,彷彿根本沒動過......如果真的動了才是不正常的吧?

「剛好也結束了。」子揚接過坎道爾遞過來的手帕擦擦汗水,抱怨道:「穿著西裝真的很不好工作耶,感覺綁手綁腳的...高級貨都被泥土弄得髒髒的了...」

「那就小心點啦,這套西裝就是我們這家民宿的制服,是一定要穿的。」

總不能在歐式城堡的周圍種上仙人掌之類不符合氣氛的植物吧?

「而且雰雰也沒說什麼,你更不能抱怨啦。」

雰雰是之前咖啡廳女店長的名字,整修民宿時她如願以償地將整間咖啡廳都搬過來了,穿著西裝的帥氣女孩也是女性顧客瘋狂的原因之一

在和子揚說著話的同時,坎道爾發現周遭的樹木們又在蠢蠢欲動,本是該高高掛在上空的枝枒趁子揚不注意時根根都低壓著,期盼能觸碰到子揚的肩頭,坎道爾一個冷眼,空手將那些樹枝斬斷,樹木們哀嚎地縮回自己的樹枝恢復成之前的模樣

「怎麼了嗎?好像有聽到什麼聲音?」

「你聽到的是傳自我內心那野獸的呼喊。」坎道爾兩手環抱正欲轉身的子揚,以極微妙的姿勢遮住子揚的視線

他馬上得到來自腹部一陣陣的麻,雖然不怎麼痛就是了

「色蚊子!把你的手放開!」子揚一直在他懷裡掙扎,他的力氣是不可能贏過他的,但坎道爾還是笑笑地放開了他,子揚一臉不高興地整理自己的衣賞:「走吧,差不多到晚餐時間了。」

子揚率先走進飯店,不讓坎道爾有機會吃豆腐,這種躲避的行為真是可愛,坎道爾咂咂嘴跟上前去,經過一棵柳樹時順手將伸向子揚的枝條給折斷

 

 

是因為曾經被神給綁架?還是跟妖魔鬼怪同處一室?子揚原本就吸引植物的能力更是讓沒有自我意識的植物紛紛動作起來,一株小草要有自己的思想必須有超過五十年以上的修行,庭院中剛種植的小草小花是不可能會任意行動的

但坎道爾不擔心這個問題,他在意的是餐廳裡一直有兩股炙熱的視線看向子揚

視姦這個詞用在這種情況上再好也不過了!

「你去廚房裡幫雰雰吧,外場我來就好了。」端走子揚手中正要補充的乾淨盤子,坎道爾催促道

「為什麼?你不是很討厭端盤子之類的?"有損暗夜君王的形象"?嗯?」子揚不懷好意的笑著

「要你管,叫你進去就趕快進去啦。」

「好啦好啦,暗夜君王,噗噗...」

子揚一走進廚房,那兩道炙熱的視線不知道要擺在哪裡,只好互相看著對方,火對上火就更火,燃燒的火焰圍繞在這兩人身上,周遭完全不知內情的普通人類只得草草結束晚餐趕緊離開這兩個人

「這什麼菜啊?黏呼呼的。」龍爺有些嫌棄的用筷子挑菜,畢竟這裡是台灣,餐點還是以中式為主

德瑞肯吃的很高興,他是一隻喜歡美食的龍,這倒是很少見:「我覺得這還蠻下飯的,某人的味覺已經鏽到連這樣的好東西都感覺不出來了。」

「哼,要尊崇歐式文化而經營的旅館卻只是個半吊子!餐點也必須是以西式為主才行,要有大塊的肉、大杯的啤酒、以及一大盤的沙拉來均衡一下!」

當兩人吃到一個段落時,坎道爾上前收拾髒盤子,手上一邊收,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說:「真可惜,這道菜可是那名新聘來的東方青年所做,我得將顧客的想法告訴他,請他改進才行。」

在坎道爾即將離去時,他的腳前被一根柺杖阻擋去路

「...還有嗎?」

「什麼?」

龍爺像是下了好大的決心,低低的快速說:「剛才那道菜還有嗎?再端一盤過來。」

「是,屬下立即去辦。」

坎道爾迅速走回廚房,嘴角一直有抹無法隱藏的笑意

見到這一幕,龍爺感覺自己吃悶虧、便宜了這小娃子,腦中開始策劃一些事要來好好整整他

但自己是來考察的,報仇這事...還是從長計議。

龍爺習慣性的陷入思考,整個人一動也不動,德瑞肯見狀趕緊打斷龍爺:「聽說奶酪布丁也不錯吃,您要不要試一點?」

「...嗯?那就麻煩你了。」

之所以會是龍爺來考察是德瑞肯向其他上級拜託的,長年來龍爺為了龍族不斷發生的問題不停的想著解決方案,只要他一思考動都不動坐上一整個星期是正常現象,有一次德瑞肯瞥見龍爺長年來不動如山,尾巴真的快要變成一座山了!趁著最近長官們在討論由誰去考察來舉薦龍爺,一來讓龍爺出個門活動筋骨、不讓他變成石頭,再來...也是一位小小孫子的孝心,希望龍爺別再這樣操勞自己了。

「咦?布丁沒了...」

餐點採用自助式,想吃什麼須得自己夾取,眼見最後一個奶酪布丁被一位不足十歲的人類小娃搶走,龍的自尊受損,正想要從這個東西的手上搶回食物,耳邊剛好傳來熟悉的聲音:「不好意思,請讓讓。」

是今早見到的東方青年,他正端著一大盤的布丁,準備補充架上空了的盤子

德瑞肯對他十分好奇,今早碰到他時他的周遭總是飄著一股植物的香氣,是哪個品種的他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這名少年一定是他的祖先和某名植物妖怪交配而留下的後代,到底是什麼植物的味道呢?......

本來就想好好找他聊聊,一見到對方就在自己眼前,德瑞肯趕緊上前問:「你...咦?」

少年一轉身,頭髮飄動間帶動那股不知名植物的香氣,聞到那股氣味讓體內有股熱流不停的亂竄,燥熱刺激著他的腦袋,把他千年來所練的冷靜與理智全部粉碎,當他回過神的時候自己早已將那名少年推倒餐廳地板上壓了上去

子揚覺得自己好無辜啊!只是出來補個布丁就看見這個屁股多了尾巴的金髮人想要和一個小孩搶布丁,趕緊上前去補貨時卻又被這個妖怪推倒在地板上動都不能動,他覺得自己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在上餐點了!難道還不夠快?!

「真是對不起,我下次上餐會再快一點!請息怒阿~」在這麼極近距離下,子揚可以清楚看見這個妖怪的眼睛裡有條像鱷魚的黑色細紋瞳孔,此時不停的漲大縮小,難道因為阻止他跟小孩子搶布丁所以現在要把他給吃了?

一瞬間,一陣敲打聲,子揚感覺自己被一股外力拉了起來並被護在某人的背後,壓倒他的妖怪則迅速往後退遠離自己,過了一會兒子揚才回過神來,自己是被坎道爾往後帶,這個人的背是坎道爾的,而那隻妖怪則被一個長尾巴的老頭用拐杖掛著他的衣服晾在半空中,他同樣也有鱷魚般的眼睛,只是遠不如那名妖怪來的耀眼、卻多了份深沉。

「這事是我教子無方。」龍爺很乾脆的先道了歉,他將舉著拐杖的手再伸高些,不讓已經抓狂的德瑞肯碰地:「畢竟他沒有聞過依蘭的芳香氣味,會抓狂也是應該的。」

「依蘭?」坎道爾得到有力情報,但那困惑的表情被龍爺看見了,反被他咬了一口:「子爵不知?那就是你的錯了,居然敢放任他到處散播香氣,他都不知道規局的嗎?他應該也不是剛出生的嬰孩吧?」

「這事就當本店的過錯吧。」坎道爾深深一鞠躬:「但他本身不知道,也沒有能力去操控,您不能罰他也不能帶走他,他已經是我的了。」

「誰...誰是你的啊!」子揚聽了趕緊澄清,他怕對方有誤會,事實上,他們兩個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既然如此就算了。」龍爺無奈的搖頭:「其實這香對龍族免疫,但沒有聞過相對就沒有抵抗力,這種事情下次不會再發生了。」

說完之後龍爺把還在亂抓亂叫的德瑞肯帶走,坎道爾趕緊對還在餐廳裡用餐的人們道歉,子揚收拾灑了一地的布丁,做事時偷瞄坎道爾,這是他第一次看見他對其他人鞠躬,不曉得那名老爺爺到底是什麼身分呢?

 

===

唔...

不知道造了什麼孽,小ya這星期一直在惹家裡的老爹老媽生氣...

明明什麼事都沒做阿=3=...

小ya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了農曆七月......

 

希望有很多迴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ya 的頭像
miniya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