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事項**
因為這裡的家更新文章後版面一直顯現不出來,所以小ya搬家囉→http://miniya3970.pixnet.net/blog

從那橦房子回家的途中,我們兩個都沒怎麼開口,他只是安靜地、小心翼翼地、溫柔地,握著我的手,彷彿是一隻能讓我從痛苦夢境中拉出來的奇妙雙手,如果旁邊沒有很多旁觀者的話,我會覺得此刻的氣氛真的很好...

身旁還跟著十幾個人,大家一同乘坐在可以載很多人的吉普車上,從房子裡出來之後我才驚覺到,原來之前所處在的地方真的十分偏僻,開車經過了一個小時才從泥土路開上了水泥路,但這並不代表我們下山了

但那棟房子也已經不在了,李旦鈊心裡不放心,將重要證據帶走之後還將房子給燒了,還好房子周圍沒什麼野草,除了燒房子還得擔心會不會造成森林大火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看著那幢消失的房子,對它也沒什麼記憶,對那個人也沒有好感,但他的除去對我也沒有快樂的感覺

手緊緊抓著唯一的聯繫,這已經變成我,還活著的理由了

「回家之後你想做什麼?」李旦鈊突然這樣開口讓我嚇了一跳,不...今天晚上他給我的舉動真的讓我嚇到不曉得要怎麼開口了...

他居然當著大家的面剝了手上拿著槍的傢伙的衣服來給我穿,而我完全不曉得這些人是打哪兒來的!他被鈊剝到只剩下一件內褲還沒有怨言,直挺挺的看向前方,一臉犧牲的模樣無比莊嚴,但旁邊有幾個人完全不給面子的在訕笑...

「先幫他找衣服穿吧。」那個人就坐在我的左前方,他的表情讓我無法不去注意他

李旦鈊又安靜下來了,他可能是估計想問我什麼就要先幫他找衣服穿才會回答他吧,其他人感覺到有些不太妙,趕快從自己身上貢獻一件衣物給那位光著身體的人穿上,除了褲子...

「這樣可以了吧?」

「那你呢?你回到家之後要先做什麼?」

「你明明知道的...」鈊握著我的手的力道加強,我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臉開始不由自主紅了起來,熱熱的感覺一直讓我有些飄飄然

「你...你身上有沒有刀子?剪刀也可以。」

「你要做什麼?」

「放心啦,我不會弄傷自己的。」

鈊隨手向旁人要了一把匕首,我接過之後將頭上過長的頭髮全部削掉,根根髮絲落下,與那個人之間的聯繫全部斬斷

但後面的地方手勾不到,我伸手抓了好久就是一直跑掉,李旦鈊見狀急忙開口:「我來幫你吧?你這樣很可怕。」

「怎麼樣可怕?」我身子一轉,手上的刀不自覺地指著做在我身旁的人,他們嚇到雙手都舉起來,直盯著我,嘴巴一張一合的

「......拜託你了。」將刀子交還給鈊,我有些不好意思

弄完頭髮整個清爽很多,真是搞不懂為什麼女生都很習慣她們的長髮,如果溫度飆高了不就會十分炎熱,但他們還是會越留越長,然後買一些本來就用不到的整髮產品做造型

離家還很遠,車上待著也沒事做,我索性打起瞌睡,鈊見我這個樣子手環過我的肩膀將我拉過去

「累了?」

「恩。」

「睡吧。」

他的懷抱真的很暖很暖,山上的溫度有些低,光靠過大的緊身衣是無法保暖的,手緊抓著他的衣服的我,像個小孩子似的抓著不放,他什麼也沒說,只是緊緊的抱住我,手不時地還會拍著,讓我進入夢鄉。

 

好渴!

我張開眼,發覺我們已經回到家了,身旁躺著李旦鈊,他是側躺著睡,手臂伸了一隻出來,看來是以手臂當枕頭將我擁如懷吧?

我暗自害臊了一下,然後下床找東西

我不敢驚動他,找東西的時候躡手躡腳的,感覺嘴巴很渴,但我要的不是水

他中就還是被我這窸窣的聲音弄醒,聲音沙啞的問:「怎麼了?」

「我...我口渴......」

「我去拿水給你。」

「不!不是水!」

此刻鈊已經坐起身,他清醒了,兩眼直盯著我:「那你想要什麼?」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是待在那間房子的事了,每次口渴的時候...爸爸都會拿一種東西給我...

「我不知道,那種東西都是爸爸給我的......」

聽到我提起他,李旦鈊眉頭一皺,起身向我這邊走過來:「來,過來。」

我被他帶回床上,我們兩個面對面躺著,我的臉剛好面對他的胸膛,溫熱的氣息一直朝我這邊襲來

我慌了...

「渴...好渴......」我緊緊抓著他的睡衣,哀求他:「給我吃那個東西就好了...他都會拿一種藍色的水給我喝。」

「昌,你知道嗎?你爸爸私底下有在販賣別種藥物,是那種見不得光的。」

鈊低低的說,他這樣說我頓時心中明白了大半

「你的意思是...我是個毒蟲......」我真的變成了電視上那些新聞報導的,會為了毒品而弒親的沉淪者?!

剛剛我哀求他的姿態讓我整個嚇呆了,我趕緊推開他要離開,他用力將我抱回,維持剛剛的姿勢

「總會有辦法治好的,回到家之前趁你睡覺的時候我帶你去過醫院了。」

「醫生怎麼說?」

「別擔心的,只要等毒物自然的代謝掉,之後你就不會想要了。」

「萬...萬一...」一想到電視上那種殘忍的殺人手段...

「沒有萬一!」鈊伸手抬起我的下巴,他堅毅的說:「明天是星期三,你就給我準時去上班,我們會像平常一樣工作,沒有任何變因。」

「碧翠斯說很想你,她要跟你討論關於Chung接下來的走向。」

「呵呵,有哪一次不是她強迫我的?」

我放心下來了,就算我變成了怎樣,李旦鈊自始自終都沒有變過態度

藥物一直在我身體裡作祟,讓我整個身子麻癢癢的,每當我為了忍耐這股痛,手都會緊抓著他的睡衣,得到的就是用力到幾乎窒息的懷抱

他陪了我整晚,而我也沒有為了藥跟他大打出手

我放心了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女子
  • 我也放心了

    聽到這句話

    就代表會有狀況發生.......
  • 小女子~~~~!!!!
    你覺得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呢XDD??

    miniya 於 2010/07/19 17:26 回覆

  • 詠夜
  • 昌不能當毒蟲Q口Q!!!(冷靜)
    _
    抬下巴那一慕自己偷偷加上「Je 'taime à croquer」這句(掩面
  • 詠夜!!!!!!!!!!!!!!!!
    那...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幫小ya翻譯一下((好奇0.0

    miniya 於 2010/07/24 11:19 回覆

  • 詠夜
  • 「我喜歡,好想一口吃了你(法文)」(掩面
  • 詠夜!!!!!!
    尼~尼~尼在學法文!!!!
    好有情調>///<
    這句話也太煽情了吧XDDDDDD

    miniya 於 2010/07/24 12: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