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躲避這個殺醫風波,李棘晏隨即與筱怵回家,讓李棘晏驚訝的是,他們這一家子應該有錢到爆才對,但他們沒有自己的交通工具,一路上就是他媽媽推著他走,去的方向似乎也不是高級地段的住宅區,而是往破舊的貧民窟走去。

「張媽媽,我來吧。」李棘晏在旁邊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想與老人換手,推著筱怵的輪椅向前行,他們這一路上鮮少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雖然只有在腦袋裡想過並未表現出來,但李棘晏對於自己對他們的看法感到慚愧。

張媽媽只是笑而不答,繼續推著筱怵往前走

從繁榮的大城市道貧民窟似乎只有一線之隔,三人往前走著,走過一個定點之後就沒什麼高樓大廈了,這座城市幾乎擁有貧困與繁榮的兩極面,靠近市政府的周遭霓虹燈閃閃爍爍,路上到處都是濃妝豔抹的女孩子以及遊手好閒的男孩子,每個人都是富有人的小孩,在安逸且無聊的生活中尋找一絲刺激

貧民窟的孩子們卻得為了生活而戰,一個不小心就會與死神見面,景象蕭條、殘破不堪的房屋是棲身所,每天過著與危險並鄰的生活,睡覺時都期望將來能夠活在溫暖舒適的環境中

李棘晏最懂這個,因為他是貧民窟出生的孩子

筱怵的家位在墓園旁,占卜師除了幫親自上門前來的客人預言外,有時還會幫忙辦婚喪喜慶,雖然大部分是以做喪事居多,貧民窟每天至少會有二至三人死亡,停止呼吸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住在貧民窟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好房子了,他們的家是間小木屋,但周遭種滿了許多花花草草,光是這一點就比其他的房子還來的搶眼了,除了房子周圍,墓園旁也有許多籬笆,上面全都盛開了花朵。

「他們都開花了!」筱怵興奮叫道,推著輪子自己向前進,迫不及待地就近觀察他們

「我回來了...回來了......」筱怵擁抱這些花,不停的說著同一句話,喜悅充滿了整個花圃

這祥和的畫面連李棘晏都不敢打擾他,張媽媽只是在一旁慈祥的笑著,之後變安靜的退了開來走進屋內,留下兩個人待在花園中,安安靜靜

李棘晏真的很不想打擾這樣的氣氛,但一直在旁邊站著也十分尷尬,他試著打破安靜的氣氛:「為什麼要找我呢?」

好不容易等筱怵從花圃中移開,又是好幾十分鐘以後的事了

「這又要講很久了...」筱怵也一臉為難,真要說明又是十分困難的事情:「不如我們一邊走一邊說~」

「什麼時後要出發呢?」

「你願意幫我?」筱怵雙眼發亮,李棘晏趕緊澄清:「是你說會幫我恢復我的生活,我會陪你去,但回來之後就要幫我擺脫紫龍幫的事喔。」

「我知道...我知道...」筱怵隨即收起感動的眼神,又恢復成之前散漫不專心的討厭態度

「我去看看裡面還有沒有房間,你在這裡等一下。」筱怵推著輪子往屋子裡走去,李棘晏本來要上前幫他推的,被他制止住。

走進屋子裡,裡面的裝飾和三年前一模一樣,不...是和小時後一模一樣,幾乎沒變過的裝飾和擺設都帶出了沉沉的霉味和歷史的痕跡,到處都放置著一名占卜師都會用的到的道具,水晶球、塔羅牌、撲克牌,看著這些景象,筱怵才有終於回到家的感覺。

「是阿,你也是,永遠都在那裏。」筱怵惡狠狠地盯著房子最角落,縮在一團的紅色東西

不...應該要說是穿著紅色便服的小男孩。

「您終於成年了,不管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紅衣小男孩開心的笑,隨即有些失望的踩踏著腳,地板上發出被布鞋踩出的磯呀聲:「但還是不完美,我絕不容許用這附軀體來服侍您,再給我一點時間。」

「走開!」筱怵叫道,紅衣小男孩只是露出他天真爛漫的笑容,接著他消失在由沙子堆砌出的世界,隨風散去

他已經跟著他很久了,從他看的到他的那時候就開始了,媽媽說這是每位占卜師、每位祖先都逃避不了的命運,他們跟著你一輩子、看你受盡痛苦,等到你終於受不了了再帶你前往一個未知的世界,你絕對不知道那個世界有什麼,因為從來就沒有人回來過,因為沒有人抗拒的了紅衣使者的誘惑

就連筱怵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逃得過

只希望未來的自己能堅持到最後,他已經體驗過死亡,這種體驗他不想要讓它發生在現實上

創作者介紹

miniya's 窩

min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